一月 2012

Monthly Archive

媽咪出嚟na

Posted by on 12 一月 2012 | Tagged as: 嫻情, 成長中的生命

晚上在睡床上如常地陪小藍入睡…
小藍:媽咪出嚟na
我:出去邊呀(小藍將啲被冚嚟冚去,好耐都未瞓,但係我好眼瞓,有少少唔耐煩,以為佢又要出去玩)
小藍:出去瞓na
我:(驚奇)BB唔使媽咪陪自己瞓呀?
小藍:唔使媽咪陪na
我:咁媽咪返自己房瞓,BB自己瞓囉喎
小藍微微點頭。
我入房後祈完禱,大概五分鐘後再望望小藍,她已攬著乖乖同被被睡著了。
小藍,你又長大了一點啦,很感動啊~

聖經支持父母體罰孩子嗎?

Posted by on 06 一月 2012 | Tagged as: 浩氣

先進地區紛紛通過反體罰法,也許是單親,再婚,及至同性伴侶領養等日漸普遍,為防止「一次都嫌多」的虐兒個案再出現,社會似乎以保護兒童的安全先於家長管教孩子的自主權,但傳統的基督教團體,如美國的Focus on the Family,仍提倡父母適度體罰小孩,她們的電台節目及其成員的著作相當有影響力,單單該組織的前執行長James Dobson所著的Dare to Discipline,從七十年代起已售出過百萬冊,新版The New Dare to Discipline仍不乏讀者。體罰孩子與否在美國社會仍有爭議,在基督教圈子更是觸動神經的敏感話題。

單看已知的聖經作者,從最早的摩西到最後的使徒約翰上下差別約一千五百年,年分約是商前期(~1450BC)到東漢明章之治(~90AD)之間,我們讀聖經尋找神心意,必須考慮古時讀者如何解讀。然而,釋經難有絕對,我們還應以科學方法和內省(對於基督徒是聖靈引導)去驗証。寫這篇文章因為零體罰比適度體罰更合神心意是過三關的。

盡性
數日前帶女兒去公園玩滑梯,滑梯下有一個「過三關」組件,當女兒試著將九個圓筒轉成相同符號時,一個年齡相約的小男孩走過來「攪亂檔」,女兒二話不說推開小男孩,叫停女兒後,問她為何推人,回答後我告訴她這個遊樂場是大家的,要一齊玩,你想別人推開你嗎?她搖頭… 我叫女兒跟小男孩道歉,她不但跟小男孩say sorry,還給小男孩一個擁抱和親他的臉。做父親應該好嬲定好笑呢?我是十萬個高興的,雖然女兒沒有依足我的指示,但她明白道歉背後的意義,即使「超額完成」,我能不高興嗎?同理,聖經將神的指引記下來,讀經的人詮釋神的心意後,以合時的智慧去行,神會喜悅的。

縱觀提倡適度體罰的基督徒都會用以下幾節與杖(rod)相關的經文支持他們的觀點:

不忍用杖打兒子的,是恨惡他;疼愛兒子的,隨時管教。(箴言13:24)
愚蒙迷住孩童的心,用管教的杖可以遠遠趕除。(箴言22:15)
不可不管教孩童;你用杖打他,他必不至於死。你要用杖打他,就可以救他的靈魂免下陰間。(箴言23:13)

然而,聖經分新舊兩約共六十六卷書,我們不能忽略其它書卷的經文:

亞述是我怒氣的棍,手中拿我惱恨的杖。(以賽亞書10:5)
強暴興起,成了罰惡的杖。以色列人,或是他們的群眾,或是他們的財寶,無一存留,他們中間也沒有得尊榮的。時候到了,日子近了,買主不可歡喜,賣主不可愁煩,因為烈怒已經臨到他們眾人身上。(以西結書7:11-12)

從猶太人幾千年悲痛的歷史可見,神管教以色列的杖滿有怒氣。今日推動體罰的基督徒是否按著聖經的「正意」教導父母學效神帶怒氣管教孩子呢?當然不是。明顯地,他們所建議的體罰(1)是經過聖經表面意思(concrete-specific meaning)以外的「加工」。再看申命記廿一章十八至廿一節父母處置頑梗悖逆兒子的做法,體罰支持者的「加工」就更明顯:

人若有頑梗悖逆的兒子,不聽從父母的話,他們雖懲治他,他仍不聽從,父母就要抓住他,將他帶到本地的城門、本城的長老那裡,對長老說:我們這兒子頑梗悖逆,不聽從我們的話,是貪食好酒的人。本城的眾人就要用石頭將他打死。這樣,就把那惡從你們中間除掉,以色列眾人都要聽見害怕。(申命記21:18-21)

試想,要去到被石頭打死的地步,父母之前對孩子的「懲治」會輕手嗎?

有論者提出神責打的根源是愛不是怒(2),根據是希伯來書十二章六節中引用箴言三章十二節的經文,並列如下:

因為主所愛的,他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納的兒子。(希伯來書12:6)
因為耶和華所愛的,他必責備,正如父親責備所喜愛的兒子。(箴言3:12)

古時猶太人父母以「鞭打」改正孩子的惡行是他們「懲治」的傳統,所以鞭打對於當時的讀者可說是責備的符號,意思上沒有曲解箴言,就像今日「爬格子」和寫作往往是同義的,但這是不是暗示希伯來書作者支持體罰呢?從上下文可見,希伯來書十二章的主旨是教導信徒樂觀面對逆境因為中間有神的愛和美善(近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的信念),所以將「鞭打」理解為轉喻逆境的來臨較合文理,加上之後作者用「尚且敬重他」,從語氣推測,希伯來書作者對父母隨己意「鞭打」孩子有保留。再退一步說,經文中受「鞭打」的對象,按猶太人的文化並非孩童,應包括少年以至成年人,而且心智愈成熟就要承受愈重的體罰,並非今日體罰支持者所建議的體罰隨年紀增加而減少。

William Webb 在他的 Corporal Punishment in the Bible中指出,聖經中關於體罰的教導,如申命記25:4中不得多於四十下,相對同期的文化(如巴比倫和亞述)要隨時打上一百下之外還要加上種種肉刑,是明顯更輕和更人道,古以色列人從經文中會看出神對體罰的心意是仁慈而不是嚴厲。今日體罰支持者對經文的表面意思作出種種「加工」,方向上其實合乎經文的抽象意義(abstract meaning)和目的意義(purpose meaning),不過William Webb 認為我們不應停下來,應該再進一步完全放棄體罰,就如今日絕大多數基督徒都相信廢除奴隸制比改進奴隸制更合神心意。

盡意
每次講聖經故事,最怕女兒選大衛與歌利亞,因為按著撒母耳記上十七章中的記載,少年大衛不單放飛石打死巨人哥利亞,之後還把他的頭割下,如何將這血腥的故事包裝得老少咸宜而又不曲解經文是大學問。不要說在城市長大的太太手無「斬」(熟)雞之力,就是堂堂男子漢,同事告之上山獵野豬之後隨即「碎屍」再烹食之的經歷時,筆者不單是「力不從心」,是根本「心有所畏」。

最新統計數字顯示,體罰與激烈行為(aggressive behavior)有顯注關係(3),關係機率比吸二手煙與生癌更高(4)。然而,激烈行為是一把兩刃劍,古時候甚至是生存的必要條件。像少年大衛,若他不夠「激」,非但不能殺哥利亞救以色列出國難,更不能救羊羔出獅子和熊的口,甚至早已死在野獸的利爪之下。從前神容讓體罰在以色列存在,大膽推想是神明白激烈行為在古時是生存條件,而過激的情緒又能在日常勞動中釋放。然而,社會變了,今日社會的生產力已集中在智識上。

神經學家(neuroscientist)告訴我們,大腦的首要任務是生存,大腦要在安全的環境下才有「餘力」學習,父母體罰孩子會帶來恐懼(夫妻不和對孩子的安全感傷害也很大),隨非家長對子女有「非一般」的期望,否則堅持體罰並非一個明智的選擇。

近年學術界對大腦做決定的過程已有基本認識,就是完全放棄體罰,學者也有足夠方法教導孩子,當中的原理甚至已應用在「教導」消費者多買甚麼產品上!當然,相對體罰,那是更須要時間和耐性去學習和實踐的,但這些功夫現代家長要學,基督徒家長更應該學。

除了技術因素,支持體罰的基督徒一般相信眾人都有罪性,當孩子還未具備道德思考和自制力時(2),家長是不應完全放棄體罰這直接而且持之有效的方法,但John Medina 在他的著作 Brain Rules for Baby中指出,學術界相信人其實一出生就有道德意識(moral awareness is innate),非但與生俱來(5),更是普世的(6)。科學家傾向以進化論解釋這發現(7),但筆者認為這不過是引證了創世記和羅馬書對人本性的教導: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他的形像造男造女。(創世記1:27)
沒有律法的外邦人、若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們雖然沒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這是顯出律法的功用刻在們心裡、他們是非之心同作見證、並且他們的思念互相較量、或以為是、或以為非。(羅馬書2:14-15)

更重要是當基督徒讀到保羅說「立志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羅馬書7:18),不要以為那是成年人的專利,剛出生的嬰兒已經與大人一樣面對道德爭戰。John Median 建議家長管教孩子,宜清楚列出恰當的行為,並加以鼓勵(reinforce),懲罰(就算非體罰)只能防止不當的行為重複,對發展孩子更高層次的道德能力並無益處。

盡心
睡前講完兒童聖經故事都會問女兒插圖中的主角是誰,到今天還答錯,男的一律是爸爸,女的一律是媽媽。從創世記開始,我從亞當摩西做到但以理也沒有甚麼,但記得到女兒指著耶穌叫爸爸那一晚,因不斷反思一幅圖畫而幾乎失眠。

耶穌為小孩祝福的故事,有三卷福音書記載:

那時有人帶著小孩子來見耶穌、要耶穌給他們按手禱告.門徒就責備那些人。耶穌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天國的、正是這樣的人。耶穌給他們按手、就離開那地方去了。(馬太福音19:13-15)

有人帶著小孩子來見耶穌,要耶穌摸他們,門徒便責備那些人。耶穌看見就惱怒,對門徒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我實在告訴你們,凡要承受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斷不能進去。於是抱著小孩子,給他們按手,為他們祝福。(馬可福音10:13-16)

有人抱著自己的嬰孩、來見耶穌、要他摸他們.門徒看見就責備那些人。耶穌卻叫他們來、說、讓小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禁止他們.因為在 神國的、正是這樣的人。我實在告訴你們、凡要承受 神國的、若不像小孩子、斷不能進去。(路加福音18:15-17)

從上下文而言,主旨應該是描述怎麼樣的人才能承受神的國:心態像小孩的容易,像財主的難。即使如此,耶穌看重小孩子,惱怒門徒輕看小孩子都是事實。從經文看出就算是手抱未懂事的嬰孩,耶穌還會全心全意地抱著他們,按他們的手,為他們祝福。在耶穌眼中小孩子與成人一樣,都是一個獨立的生命,更甚者,是財主及至成人要學習的對象,絕不是體罰支持者所描述的墮落與叛逆的化身(2)。

筆者有無數次體罰女兒的衝動,每次都要花很大的心力才得壓下去,慢慢明白到所謂管教孩子,其實是個人品格的操練。女兒是神賜給我服侍的對象,要以效法耶穌對小孩子的臨在(presenceness)和同情(sympathy)為要。經驗告知只要先感受女兒的情緒,一旦明白,體罰的衝動就自然消散。當然,極限經常受挑戰,但我不害怕完全放棄體罰,就是釋經出現偏差而誤會了神的心意,天父仍會保守女兒的成長。天下間誰能比父神更愛女兒呢?

結語
自由,開通了禮教與知識之間的關卡,免簽證出入往返的不單有天使,也有魔鬼。現代社會的道德課題可謂日新月異,而且愈來愈複雜,但幫助也愈多。從前長埋圖書館收集灰塵的考古資料今日已在眾人彈指之間,對詮釋聖經深層意義的幫助是前所未有的。聖經從古到今不斷發出真理的光,但此時此地光中七色哪一隻最合宜,學術研究成果有指導作用。活在當下的,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你和我,停一停,想一想,赤子之心能告訴我們最貼身的提示。

現在是糟糕的時代;現在是美好的時代。

Notes & References:
(1) Chip Ingram – The Biblical Approach to Spanking

(2)黃德賢牧師 – 管教孩子:世俗的體罰與聖經的責打Chip Ingram – The Biblical Approach to Spanking: Seven steps to disciplining your child.

(3) Pediatrics: Mothers’ Spanking of 3-Year-Old Children and Subsequent Risk of Children’s Aggressive Behavior

(4)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Should parents spank their kids?

(5) Marc Hauser – Moral Minds: How Nature Designed Our Universal Sense of Right and Wrong

(6) Frans De Waal – Our Inner Ape: A Leading Primatologist Explains Why We Are Who We Are

(7) Steven Pinker – The Moral Instinct

William J. Webb – Corporal Punishment in the Bible: A Redemptive-Movement Hermeneutic for Troubling Texts
Medina, John – Brain Rules for Baby: How to Raise a Smart and Happy Child from Zero to Five
James C. Dobson – The New Dare to Discip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