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月 2011

Monthly Archive

也談體罰

Posted by on 28 十二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除非有人能夠說服我耶穌會體罰兒童,不然我不會認為聖經支持父母體罰孩子。細妹經常重提我打她的童年經歷,回想我實在打過細妹,歸根究底還是因為爸「教訓」我,無知的我便儍更更地照辦煮碗,這個故事告訴我,若果我打女兒,女兒會有樣學樣,傳染開去。近年的科學研究支持我的想法,三歲時每月受體罰兩次或以上的孩子,兩年後會顯註增加攻擊行為(aggressive behavior)的機率(49%),比接觸鉛與低智商(甚至吸二手煙與生癌)的關係機率還要高,而其它權威科學研究亦否定體罰的果效。其實只要用普通常識想想,體罰孩子若然有用,古代不會有孟母三遷,今日社會也不會有那麼多問題青年。撫心自問,打孩子有幾難?「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只有在父親打孩子時才出現,我不是未見過打出狠勁的娘親。相反,用無比的耐性將情緒壓下,然後細心以智慧教導才是困難所在,我相信這正是神給父母的功課。神的形象與生俱來,哪管是兩歲孩童呢?棄用體罰,一定還有其它方法的。

Reference:

Pediatrics: Mothers’ Spanking of 3-Year-Old Children and Subsequent Risk of Children’s Aggressive Behavior

Report of the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Presidential Task Force on Violence and the Family: Issue#3 Is it abusive to spank a child?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Should parents spank their kids?

自私的感恩多醜陋

Posted by on 26 十二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兩星期前正忙於搬屋,在等升降機時鄰居E君赤著身走過來拍打我的紙皮箱,喃喃自語隱若聽到一句I am mad,同時隔著褲子潵了一泡尿,我用力將一個O嘴裝成一個靦腆的笑容,他便獨自走開了,心想,再過幾日就不用對著這樣瘋瘋癲癲的鄰居,感恩。

為要交樓給業主取回按金,第二日回去作最後大清潔,一早發現管理員也在攪清潔,唯一奇怪是平台一輛SUV的擋風玻璃破了,鄰居告知E君昨晚墜樓身亡,管理員在清洗E君的血漬。第一個反應還是感恩,若然昨晚不是在新居過夜,一定嚇死女兒,還打趣跟太太說,沒有我們一家屬神的福氣鎮住,看,即刻出事。然而今日翻開舊新聞,心中很是難過。

E君原本是一名數學教授,七年前為訓導他三歲的兒子將他獨自留在家中,但數分鐘後回去,兒子已經從八樓跌死在平台上,之後婚姻破裂,精神也開始出問題,最後,他的生命跟兒子終結在相距不過十呎的地方。

我們搬走,福氣同時帶走是真事,但更真的,卻是幾年來我沒有將神的平安留給周遭的人。安靜下來,原來感恩也可以如此的醜陋和自私。

REF:Man, 52, falls to his death at same building where son died

四仔主義

Posted by on 15 十二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車仔,老婆仔,BB仔,屋仔,四仔也。大學時期的夢想,係四十歲前賺一億,有間可以望到維港夜景的單位,之後打份無聊工過半退休生活,對四仔主義不以為然,但移民後才知半退休生活垂手可得,四仔主義不自覺地成了奮鬥目標。週末一家人開車去Costco買食材,之後回家煮飯仔,幾口子說說笑笑,乎復可求呢?

四弘誓願與大戒命和大使命

Posted by on 09 十二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教會在年更之際往往鼓勵信徒立志。最近將佛教的「四弘誓願」與基督教的大戒命和大使命放在一起比較,滿有趣味。

「煩惱無盡誓願斷,法門無量誓願學」可對應大戒命中的「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眾生無邊誓願度,佛道無上誓願成」可對應大使命的「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凡我所分咐的都教訓他們遵守」。也許有人會問,何故「佛道無上誓願成」屬大使命呢?是故等覺菩薩(如觀音)還有最後一品無明未破,不發願成佛,就不能度等覺菩薩,也就不能度眾生了。

成佛,即是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意譯是入「無上正等正覺」。成佛(從淨宗的角度)要過三關:「正覺」,「正等正覺」,和「無上正等正覺」。過第一關是入「正覺」的人,叫阿羅漢,在基督教中可對應為信徒,過第二層是入「正等正覺」的人,叫菩薩,可對應為曉得真理和得自由(約8:32)的門徒。最後是入「無上正等正覺」的人,叫佛,其智慧(般若)是絶對和不二的,那就是「我與父原為一」(約10:30)的境界,只有耶穌基督方能如此宣告。基督徒在門徒訓練的功夫上,都以學效耶穌基督為依歸,與佛教徒以佛祖為師,而自稱為佛弟子十分相似。

這裡有兩個引子:第一,將來在新天新地(或天堂)神會賜信徒「榮耀的身體」,像耶穌復活後的身體能穿越時空,加上到時人與神之間再無罪的阻隔,「無上正等正覺」在天堂應該是「人人有份,永不落空」的,亦即是說成佛後還是人,不是神。第二,聖經說「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所以佛說「大地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應該是對的,但人是否可以憑己力入「正覺」,值得深思。佛教最大的困難是輪迴,佛教徒不信輪迴就像基督徒不信復活一樣,是自我推翻的。若沒有輪迴,人只有一生數十個寒暑,如何入正覺了生死呢?我不懂。

基督徒檢討個人靈修生活上,不防借鑒「四弘誓願」中間兩願。靈修的質素可以從兩方面看,第一,「煩惱無盡誓願斷」,煩惱應該愈來愈少,生活應該過得愈來愈自在和快樂的;第二,「法門無量誓願學」,對宣教的熱心應該愈來愈濃厚,愈來愈關懷世人。大乘佛教的四弘誓願還給基督徒一個很重要提示,就是大戒命和大使命不能分,但如麥希真牧師所說,要「做合神心意的人,才能做合神心意的工」,兩者應有先後次序的。

教女

Posted by on 07 十二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望著女兒,總覺得她像細妹。媽曾說當年教細妹「戒片」不免要打,但我總是護著,為她開說,細妹不信,實情我亦沒有印象,但今日在教女的角色分配上,我做忠太太做奸,應該是本性使然。

人之初性本善,我對女兒十分寛鬆,就算她做出一些不合「大人」心意的舉動(例如噴口水),除非有高度危險性(如走出馬路),不然我只會叫她不要再做而不會厚責。

在大人眼中「犯錯」的舉動,往往是孩子學習的一部分,有時見到一些家長對孩子小小的越軌行為(如跳兩級樓梯)就出惡言恐嚇(你試多次我就打死你),不免有氣,但那是別人的孩子,可以怎樣做呢?

《沉思錄》中有句話,「從文法家亞力山大我學習了避免挑剔別人的錯;別人談吐中用了粗鄙的字眼,或不合文法,或發音錯誤,都不要公然指責,要在回答的時候巧妙的正確的使用那個詞句,或是作為同意他的意見而重複使用一次那個詞句,或是作為共同研究那一件事而不是推敲某一個字,或是採用其他的委婉而不傷人的方法來提醒他。」

文法和教導兒女的方法十分想似,各有山頭,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而最近更有「三天一頓打,孩子進北大」的狼爸論。當人把教導兒女的方法指給我看時,我寧願把我的女兒指給你看。任何教導兒女的理論總有道理,但到最後還是回到父母對子女的期望上。有些父母期望子女入名校將來出人頭地高人一線,但若我只想女兒做到愛人如己,教導的方法自然不同了。

兒女總是看著父母,法萬變不離其宗,若我不能愛人如己,如何叫兒女知道愛人如己呢?核心還是回到「修身」這功課上,不修身自不能齊家了。聖經說人一生的果效都是由心發出的(箴4:23),教養兒女由此路進,錯不到那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