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 2011

Monthly Archive

談戀愛

Posted by on 30 六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剛讀完錢鐘書的圍城和沈從文的邊城,兩部都言情,兩部都傷感,到現在思潮還是起伏不斷。

戀愛令人有多得意就同樣叫人有多折墮,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雖享受不到戀愛如沐春風的滋味,但又免於失戀的傷痛糾纏。

得戀和失戀好比物理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又像硬幣的兩面。

戀愛是神秘禮物,拆禮物時最刺激,有人寧願不停地拆,希望可以拆到一份比之前更好的,但到底之前的有幾好又說不出,因為新一份禮物又到了。

若果結姻是戀愛的墳墓,離婚就是戀愛的無間道。

傷感難過證明曾經開心快樂過,離合散聚,周而復始,又苦又好,戀愛莫過於此。

結婚四周年

Posted by on 17 六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正在讀錢鐘書的《圍城》,不知是人物太上等還是我太草根,看不懂作者何解要花那麼多筆墨的地方很多,我耐性(和時間)有限,還未細味深層次意義眼球已經跳到下一頁了,以消費者的心態讀《圍城》比起當年為應付高考而硬食《吶喊》爽得多,得著也較多。不知不覺原來自己也積聚了四年已婚經驗,相比故事中還在情海翻波的上流人,我這追求細水長流的下流人還是比他們高一個層次。若說婚姻是圍城(城外的人想衝進來,城裡的人想逃出去),這城的城牆就是人不甘現狀,得一想二的本性了。

正體字與繁體字

Posted by on 16 六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對於台港澳和華僑常用的中文字形,我稱為繁體字而不叫正體字,有兩個理由,一是謙厚,二是方便。

中國大陸數千年來從沒有像今日如此低比例的文盲,中國人口由晚清的四億到中共建國時已激增至六億,中國沒有像美國那一望無際的農地,讓世上五分一人口在這資源有限的土地上得到溫飽已經不易,教育資源足襟見肘不言而諭,中共為降低文盲率將漢字簡化,就像美國公立中學為求學生能夠畢業而降低學術要求同出一轍,國家窮,將價就貨有現實需要,既然簡體(化)字有它的歷史背境,若以正體自居,潛台詞是簡體字非正宗,曲線地貶抑(暗串)簡體字,我覺得無此需要。

繁,可以是繁複,繁雜,繁多,也可以是繁華,繁盛,繁榮,只是繁簡走在一起時人會自然聯想到化繁為簡,繁才帶負面色彩。繁體字的筆畫確實比簡體字多是客觀事實,馬英九見繁就煩,也許是自卑感觸動神經。

繁體字經歷二千多年,千錘百煉,是中國文化的結晶,也是中共向世界發揮軟實力的利器,北京的朋友沒有理由不明白,可見將來繁簡並用應該走不了。為方便溝通,說「繁簡並用」,總好過「正簡並用」吧。

參考:馬幽默:看到繁體字就煩 推動正體漢字 擬申列世界遺產

管理自己

Posted by on 08 六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黎明話要嬴人先要嬴自己,我就話要管人先要管自己。齊家治國平天下從格物致知修身開始非新鮮事,但今日讀管理學大師 Peter Druker 的 Managing Oneself,還有不少內醒。第一問是自己的強項(strength)為何,或問自己的屬靈恩賜(Spiritual Gift)在那裡,Druker 提出最好的評測方法是回應分析(feedback analysis)。回想過去幾年自己生命欠豐盛,底因正是沒有積極發揮自己的強項,不過礙於客觀因素,就是自己是大將之材,總不能一畢業就做大老闆,但長遠的事業目標是做決策人,無疑問。當下為自己的生命加姿采,最好還是先寫下一些個人計劃,加上既定目標,數月後檢討。順帶一提,將會友的恩賜配對到適合的事奉岡位上不是易事,教會的行政管理幾十年沒有寸進大概就是欠缺回應分析的結果。

Reference: Managing Oneself by Peter Druker

明天會更好?

Posted by on 07 六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當年失業媽劈頭第一句是感謝神,但若有得揀,誰想失業?後來相繼見工失敗,打擊不輕,只不過回頭看,若當年沒有失業,沒有見工失敗,今日沒有小藍。如此類推,只要肯定大團圓結局,中間的風波只不過是導向美好結局小漣漪,可必擔心?這幾個月有很多事情未如所願,息口是一件,工作是一件,小藍入學,媽的生活,還有自己的健康,教會,國家,戰亂,風災,糧食,能源… 心裡那十萬個萬一,有幾個出於危機意識不一定壞,但餘下那九萬九千九百九十幾個都是自作聰明地引伸出來。天父啊,我們的明天會更好嗎?

正能量

Posted by on 06 六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主日喬宏太太小金子到教會講道,講題是人一生最美的祝福,得著兩點:一,人信靠主耶穌後,神的愛給人無比的抗逆力,半杯水總有智慧看到滿的一半。二,基督徒將生命獻給主後,萬事都不再屬於自己,人就不再掛慮,任何光境都可以感恩和滿足,但從放手交托到一無所有,再從一無所有到樣樣都有,是很漫長的屬靈成長過程,讀經靈修很重要。

這些道理其實不新,坊間也有無數「非基」書籍談論生命知慧。知識是一件事,活出來又是另一件事,小金子活是生生的人辦,我良久沒有在講台上接收過正能量了。

我認識自己,認識不少兄姊,也認識不少非基督徒,過去幾年刻意離開教會事奉岡位給自己沉澱空間,因為我很渴望有小金子般的正能量,而這幾年最可怕的是給我正能量的,是非基督徒。我很想睡醒第一件事是感恩,睡前最後一件事也是感恩,但在主內得著豐盛生命的秘訣,今日還未領悟。

階級

Posted by on 05 六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本想出席E的畢業禮,但小藍到傍晚才午睡,最終去不成。話說中午帶小藍去附近的公園玩滑梯,公園正有一大班太平洋群島人(Polynesian people)圍在一起打鼓,彈結他,唱歌,跳民族舞,留下大班細路在滑梯玩「熱血高校」,我一直靠在小藍身旁做她的貼身保鑣,誰知興起時那些孩子不只玩躲避球,還會玩躲避鞋,躲避樹枝,躲避果實,甚至躲避石仔。孩子們走來走去,幾次機乎踩中小藍的手指,我心十五十六,要不要帶走小藍呢?走,是安全理由。不走,是因為想小藍學習。看著這班孩子,令我想起兒時大人打麻將,我和其他細路在街上拾起甚麼就玩甚麼的日子,安全衛生是一件事,創意和團隊精神要這樣才能訓練出來。填顏色彈鋼琴睇芝麻街之類的活動當然好,但同時做就了無數港童。今日見著小藍幾次給小女孩子推開,我姑且不理她們,後來才知這小女孩原來想保護小藍。回家時想著將來小藍在公立學校,必然會跟著這樣的孩子一同成長,好嗎?做了這麼多年人,才看清楚自己的階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