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11

Monthly Archive

重新出發

Posted by on 31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星期五爸入土為安;星期六細妹八嬸尾姑堂妹表弟同日飛了;今晚姑姊姑丈也回港了。平靜下來,其實還有很多事情要辦,都是重要的事,只是沒有死線,時間表我和媽可以慢慢商量,但一日未辦好,壓力還是有的,加上今趟公司的項目很棘手,竟然失眠。自從移民之後從未面對過這樣重的焦慮,這是一個屬靈警號。交托是一生的功課,天父似乎告訴我不要為自己的靈命感到自滿,信徒要在驚濤駭浪有喜樂才算得上合格給神使用作見證,今回我是肥佬了。若然真的交托了,為何還會失眠呢?眉頭深鎖,愁眉苦面,不斷發放負能量,如何叫人信耶穌呢?問題出在哪裡我是知道的,但是否願意從新做起像初信時一樣卻是另一回事。

輓聯下款

Posted by on 15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爸輓聯的上款用父親大人主懷安息沒有異議,但下款用詞卻有張力。泣淚拜輓,泣淚慟輓,頓首拜輓,泣輓,淚輓,叩輓,拜輓,敬輓,敬悼,輓,悼,還是留白?不用叩拜頓首是共識,但用不用泣呢?有意見是既然主懷安息,就不應泣,可以用敬輓。但另一意見是晚輩對長輩用泣輓已經不敬,若用敬輓更是大不敬,慕道朋友會覺得基督徒太涼薄,心裡會有問號的。兩面意見都有道理,但大丈夫頂天立地,貴乎一個真。不泣,不代表真不泣,我既沒有把握不泣,不寫泣是自欺。再講,拉撒路死了,眾人哭,耶穌也哭。泣輓又有甚麼問題呢?一於用泣輓。

Eulogy

Posted by on 12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這幾日忙公司的,籌備爸的安息禮拜要靠細妹,但eulogy這部分我有負擔。中國人的悼詞,哀辭,祭文之類都離不開傷感,但爸既然主懷安息,斷沒有鳴乎哀哉伏惟尚饗的道理,eulogy真不知如何翻。一下子無數故事湧上心頭,千頭萬緒也不知選那個入文好。其實數年前爸也曾回港工作,幾年未見一面也沒有甚麼,當下寫eulogy,感覺怪怪的。

簡單,也可以很窩心 II

Posted by on 10 五月 2011 | Tagged as: 嫻情, 成長中的生命

你看見我在堅硬的地板上睡著了,你便把我叫醒,指著梳化及梳化上的咕臣;小藍,你的體貼,怎能叫我不愛你更多?

當iPad遇見土豆

Posted by on 09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我和太太一齊學國語。

iPad 2 上手

Posted by on 08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為了打免費電話給香港用Tango的朋友,決定拆開部iPad2用,結果打得通但無人接,所以還不肯定Tango可否用於iPad2上。但透過RDP可以接上家中電腦,間接玩FB上的Game,正!而iPad2的手寫功能,可以反過來當成Windows的輸入法,勁!

iPad 2

Posted by on 06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今年的生日禮物是iPad 2,遲到,但到了,又沒有心機將它拆開。先拍個照留念。

第三十一日

Posted by on 05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昨日醫生說盡了力,要關機,但媽不許,其一捨不得,其二要盡自己最後努力為爸做點事,要請些禱告時念念有詞身體搖動的兄姊為爸按手治病。我又無名火起,難道到了這個時候還要爸多受苦嗎?剛巧這日檀香山天氣壞透,風雨飄搖雷電交加,Ala 對出還出現兩條水龍捲,六萬人受停電影響,我實在有點怕,選擇回家。一想到這裡,那些奇奇怪怪的兄姊在這個時候還來為爸禱告,我還能說甚麼呢?五月三日早上,天朗氣清,但醫生從X光片發現爸的皮膚下面有很多氣,相信是肺穿了,呼吸機將爸的上身吹成波一樣,他說如此病人會很痛苦,一定要停機,這次媽接受了。剛巧這個早上教會另一弟兄舉行追思禮拜,牧師不在,院方召來的院牧又剛剛是天主教的,爸小時候曾受過天主教的洗禮,神又如此為爸預備終傅,給爸安慰,我們如何愛爸都不及神的分毫。十時十五分左右醫生把呼吸機的喉拔出,十分鐘後醫生給爸大量點滴,在爸的心快停時,媽突然站在凳‎上摟著爸的頸吻爸的臉,本來唱著奇異恩典的都唱不下去,哭了。世上只有爸爸好,有爸的孩子像個寶,但我不難過,因為我還有天上的父。

第三十日

Posted by on 03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今日第一次見到爸打開眼晴,向他講主禱文,希望他能夠先以神國為念,己事為次,爸接收了多少我不知,但爸辛苦卻相當清楚,而更殘忍的是有人不停問爸想不想撐下去。這問題就如一個男人拖著新歡問髮妻想不想撐下去一樣自私,不過妻子還可以一巴掌打過去,爸心中的無奈卻只有默默承受。下午醫生說他們已經盡了力…… 人總會死,死得美好(eu-thanasia)是一種福氣。醫生主動地為病人打毒釘有問題,但若醫生為病人打止痛針,讓病人自然地去世卻是好事。其實自昨晚爸胃出血,爸的身體不能吸收營養,餓死是早晚事,兩害取其輕,不如無痛而去。我是捨不得,但既然醫生也說零機會康復,何必為了見「神蹟」而要求爸撐下去呢?其實爸能夠信主,不就是神蹟嗎?

第廿九日

Posted by on 02 五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昨晚爸血壓急降,從口吸了幾乎一公升的血水出來,醫生懷疑爸胃出血,我很難過,但爸又過一關,一面要感謝神的保守,一面要為爸的堅強感到自豪。

五月一日,是小藍歲半生日,也是爸受洗的日子。雖然我相信爸早已決志,但今日由牧師直接問爸心事,爸以移動眼球作回應,婆婆七姨細妹和我一同作見證,之後媽回來,隨即為爸洗禮,定今日是爸重生得救的日子,挺好的。

現在我沒有甚麼掛心,因我知爸最終會到那裡去,但若爸在天國中「乃像從火裡經過的一樣」也是不夠體面的,要想些法子為爸爭取永恆的獎賞。爸既可決志,為何不能做門訓?為何不能領人歸主呢?明天要找些代禱事項給爸為別人代禱。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