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11

Monthly Archive

異質思維

Posted by on 30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兩個星期前失了家中鎖匙,星期一小藍發高燒,星期五失了結婚介指,如果說這些都與爸反反覆覆的病情無關是騙人的。情緒不穩定,這幾日較喜歡和同事分享心事,因為他們的話閘子無論開到那裡去,最後總會加上一句「但每個情況都不同」,「我不在你的鞋子裡」,「我不能想像你的處境」之類的客套話,雖然言不由衷甚至相當生硬,但反映了西方意識中事情未必有絕對。

這幾年因工作關係,發覺西方人多願意聆聽別人的思考過程,但東方人常將「你要」掛在口邊。最近在爸的病情上,實在聽到不少「你要」,急人之急是真性情,但骨子裡是數千年家長式一言堂遺留下來的習性。不是壞事,不然十三億人民互相聆聽,大國還在捱餓。

第廿七日

Posted by on 30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五日前,醫生告知有好幾個晚上他們原以為爸捱不到早上,但爸就是撐過去,現在他們有些信心將爸救醒,但眼下爸一生都要靠呼吸機生存,問我們救不救。難!很難!非常難!答救,慘。答唔救,又慘。腦海一時空白,「輕」了機,但媽說不要想那麼多,神自有安排,救了至算。我聽後無名火起,因爸已成媽手中的木偶,也太過天真,根本不知靠呼吸機生存背後的意思和責任。我的心很久沒有如此這般沉重過。

痛而不苦,殘而不廢,逆境出強者,冷眼看苦難,得勝的人生,諸如此類的講道這麼多年來聽過無數次,但當苦惱殺埋身,天父原來這麼遠。苦思數日,同意媽的決定。一天的難處,一天當就夠了。世上誰能用思慮使壽數多加一刻呢?爸的生命就是散盡家財也未必救得了,沒有憑信心獻以撒亞伯蘭沒有神的祝福。世上沒有免費信心,我們只有憑信心獻上一切,神的榮耀才有彰顯的空間。

今日跟爸講說話,爸明顯有反應,太奇妙了,爸確實是聽到的。天父,我要感謝和讚美祢,因我實在見到祢的榮耀和大能大力。

第二十日

Posted by on 22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四月廿二日,受難節,院方打算中午讓爸安祥離世,但那位基督徒醫生發覺自昨日起爸的身體能夠承較低濃度的氧氣,所以不想繆然為爸作離世這個非人決定,新計劃是繼續降低氧氣濃度和盡量為爸排水,以測試爸的肺部。另一面是續漸減少止痛藥和麻醉藥,以測試爸的腦部。當媽知道爸還有一線生機時,隨即拍手感謝讚美神。午飯過後返回病房,我握著爸的手,看著他的面,感受到他的無助,我跟爸講我好想知道他是否已相信耶穌,如果信了,可否做個表示,爸突然整個頭點了一下,我嚇了一跳,太太也看得清楚,但之後咪咪和媽走過來再問時,爸的頭再沒有動了。我一直擔心爸是否已信主,今日神給了我一個極大的安慰。除了感謝神,我還能怎麼說呢?天父,我要感謝祢,因為祢是信實的,當眾人以為爸會在今日離世,當我遺撼沒有機會知道爸是否屬祢時,祢卻應允我,我要張口傳揚讚美你的話,因為你是拯救我和我一家的神。

第十九日

Posted by on 22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四月廿一日,深切治療部的主管再次和我們開會,建議明天中午,呼吸機改用普通空氣,除非神蹟出現,爸的器官應該會慢慢停止運作,安祥地離世。今日握著爸的手,看著他的面,腦中回想到一個曾令我非常不安的畫面… 人應該要活得有尊嚴。

第十八日

Posted by on 20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四月廿日,今日在病房又再出現HPU的學護,似乎逄星期三都是這樣。昨日和醫院開會,院方出席的是第一日將爸穩定過來的那位醫生,雖然他表示從醫學角度讓爸安祥地離世是一個公平的做法,但當我們表示希望有更多時間向爸講福音時,他說可改回普通呼吸機,如此爸會舒服點,但這是最後一次換機,我們要把握時間為爸禱告,說不定神蹟可以出現,原來那位醫生也是基督徒。媽接受這個建議。聽婆婆說,昨晚咪咪和媽跪下為爸禱告,後來陳生和牧師也加入。對跪不慣和體胖的人,長跪並不好受。

我的太太好犀利

Posted by on 19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星期日早上,太太拿著簡譜,在鋼琴上彈幾下,在簡譜上寫幾筆,小藍還幾次爬上她的大腿攪亂檔,《願你活潑開朗》的和弦就是這樣寫了出來。

第十六日

Posted by on 19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四月十八日,醫生清楚地表示院方的立場是盡快關機,讓爸安詳地離世。我心中有底,但滿有盼望爸會康復過來的媽接受不了,從香港趕來的家人也接受不了。現在我擔心的不是爸,而是無數為爸禱告的兄姊,當爸離世時,他們會不會自責沒有盡力禱告?會不會覺得耶穌「唔靈」冇料到?會不會埋怨神?這幾日我不怕三更半夜醫院打來的電話,但怕兄姊們向我述說神超自然地醫治了某某的故事,這幾日最少聽過六個個案,若再加上聖經中的例子,十隻手指也數不完,但這些例子代表甚麼呢?是否告訴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關機?打官司也要和醫院對抗到底?天父,我再沒有信心向你祈求爸會康復過來,但求你按你的慈愛憐恤爸,按你豐盛的慈悲塗抺爸的過犯,求你救他的靈魂離開罪惡,得著永生。若爸已蒙恩,求你給我兆頭,我必張口傳揚讚美你的話,因為你是拯救我和我一家的神。

第十五日

Posted by on 17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今日四月十七,是爸入院第十五日。四日前當醫生告訴我爸零機會康復時,我出奇地冷靜。第一,醫生會錯。第二,一個意外,誰說得準我不會比爸先走?我能面對爸離世,但卻不能面對兩個星期都在麻醉藥中,插滿喉管以呼吸機活命的爸。我可能是欠信心,但我多多少少相信神會透過醫生向我講說話,若執意神必定會叫爸康復過來,也可能是試探神。雖然是自相矛盾,但一面求神醫治,一面為爸計劃身後事,似乎是我應該要做的事。

《願你活潑開朗》

Posted by on 17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DC離別在即,為她寫了首新詩,沖涼前給太太看,沖涼後太太譜上了曲,成了這首《願你活潑開朗》。

專業的正能樣

Posted by on 12 四月 2011 | Tagged as: 浩氣

細妹劈頭第一句就問我番工點解唔熨衫,點解唔jel頭,件衫又X,條褲又Y,你件恤衫買幾錢?你下次…(下省愛心誠實話一百字)…。講得o岩,出o黎行一句話,輸人不輸陣。明明全身負能量也能給人一個正能樣,才叫Professional。專業,潛藏著現代工業社會高舉麻木不仁的價值。說穿了,專業人仕就是失去人性的人,人能夠在職場中如機械般運作者,專業也。在後現代的今日,專業沒有被重新定義,社會上那班專業人仕依然擁抱過時的價值,深層次矛盾,不外於此。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