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010

Monthly Archive

血拼黑色星期五

Posted by on 27 十一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黑色星期五是一年一度血拼大日子,奈何病了,意志用盡,把小藍交給媽後,到Target已經下午二時許,筍貨自然沒有等我,半失望下和太太去食熊貓快餐,之後走到一間GameStop,無意中見到PSP bundle還有貨,PSP + LittleBIGPlanet + KarateKid + 1GB 記憶卡,$129.99,筍!之後去了CostCo,買了份生日禮物給爸,不知不覺也五時半了。現在拿著PSP,才知iPad好。

語言

Posted by on 23 十一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近年對中英數感興趣,沿於大學時修的一班電腦語言理論。那班大概用兩個月時間學四套編程語言,最後要分析在某情況下選用不同語言的長短處,一聽就知是找死之選,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是我,加上讀書不是單求分數的,今日驀然回首,那班卻在物超所值處,因為經此一役,再沒有電腦語言能勞役我。不過,到大學畢業那日,風光背後其實二仔底,因為我還受中英數的勞役。中文啊,幾時先至係我玩你唔係你玩我?英文啊,你的名字幾時先至係弱者?數學啊,幾時我先至知你講屈野?語言係要終身學習的。

感恩

Posted by on 22 十一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前日朱&欣結婚周年,朱在FB寫了一段很殺的感恩禱文。理性上我明白珍惜眼前人,理性上我也明白凡事謝恩,但每朝起身照鏡見到自己個X樣,從鼻上黑頭的大小到眼屎的堅硬情度,腦中的祈求事項可謂「罄竹難書」,但要想出一件感恩的事卻又徧徧「患無詞」。朱的禱文提醒了我一件很普通的事,鏡上所見到的不是我的全部。即使今日太太已不再是全宇宙最索的女人,但她還是全世界最美的人,因為她有了我,我有了她。神把我們結合起來,我就美了。神把腐朽變神奇,不是要感恩嗎?

關鍵能力

Posted by on 19 十一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經濟合作發展組織對人力資源作了不少前瞻性的研究,約十年前提出了一個架構,將後現代工業社會所需要的「關鍵能力」分成「對己」,「對人」,「對工具」三個範籌。這些架構我通常哦了就算,但教養小藍不是我一個人的事,有分歧時總要找些模型出來為自己助威,是擺明車馬地虛張聲勢,目的不是要證明自己對,而是表達誠意。正如老朋友接受雜誌訪問時所言:「人對世界的認知並不完美,惟有保持謙虛,不斷開放自己和勇於嘗試,才能夠進步。」教養子女如投資金股匯,輸錢不能免,但有一顆謙虛肯認錯的心,可免輸身家,而家長亦不能保證孩子長大後會出人頭地,但在他們的成長路上能作適時的對應,不死牛一便頸,應該可避免教出自己餓死自己的孩子。是故釣魚,捉蟲,摘芒果,不是得個玩的。

Further reading:
The Definition and Selection of Key Competencies – Executive Summary (PDF)
Key Competencies for a Successful Life and a Well-Functioning Society
Capital Money – 財經人物

玩具

Posted by on 18 十一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人蠢冇藥醫,所以我不擔心小藍的智力,因為擔心也擔心不來,相較之下我重視她的體格,因為體格可以鍛練。我不喜歡市面上的玩具,因為對她的體能發展作用不大。其實草木皆玩具,到公園追雀仔,她開心時又可鍛練體格,何樂而不為?到大個些少,釣魚,捉蟲,摘芒果,應該很好玩。不過更重要還是給她自由時間,讓她玩自己的遊戲,訓覺好,發白日夢好,游水,彈琴,睇電視,甚麼都好,由她自己計劃,只要不花錢就可以了。再大些少可以給她一個數目的零用錢在自由時間用,即日花掉可以,儲起來將來用也可以,由她自己計劃。小藍雖然是我的女兒,但到那日向神交賬的是她自己,神給她甚麼使命我不知道,但培養她有尋找神托負的能力應該是重之又重的。

中年危機 莫過於此

Posted by on 14 十一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年紀愈大,愈多人睇唔順眼,包括自己。

年青時沒有懷疑,亦不懂懷疑,一味向著目標衝,無論是自足的還是需要別人認同的,總之有目標,生命有意義。人到三十,突然間如火車走到路軌的盡頭,前面天空海闊,卻苦無去向。

我討厭浪費銀紙的人,但更討厭浪費生命的自己,銀紙如紙張可以循環再造,生命如愛一個人覆水難收,而且人的軀體註定每況愈下,無論食幾多綠茶白黎蘆醇抗氧化防腐劑,做多少森巴瑜伽taebo帶氧負重運動,人到三十就是鐵達尼號碰冰之日,如何力挽狂瀾都敵不過自然定律。聰明者,變得快,好世界。

變,是指心意更新而變化的變,而只有安靜至心思明澄,才能為自己謀劃人生下半場。基督徒人生已交在神的手裡,穩陣一點,但亦非一路好走。

初信時有靈修材料和教會活動可循,大了,還要人餵嗎?三十而立,察驗神的善良純全可悅的旨意,不能假手於人,而最困難是建立靈命成長的準則。是方言?是知識?是品格?是習慣?聖靈的果子,看似唾手可得,但又似鏡花水月。

中年危機,莫過於此。

大家樂給教會的啟示

Posted by on 11 十一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初到美國時在工廠打工,時薪$5.25,食飯打咭,理所當然,想不到大家樂收回員工食飯時間資薪這「福利」卻引來群眾罷食抗議。這現象難分對錯,一方面大家樂管理層為股東設想而節省開支是盡忠,而另一面民眾為弱勢社群謀福利是盡義,誰是誰非很難講。最終大家樂讓步收場,相信只是權宜之計,但總算聰明。大家樂這類零售業每日招待客人數以十萬計,犯眾憎一定等怕蚊。今日有遠見的企業都講 corporate citizenship,因為只有承擔社會責任,才能維持社會發展的持續性。至於教會,大使命有兩點:傳福音和教導信徒,明顯地教會的目的不是慈善,但正如大家樂一樣,會友們每日接觸到的人都是「客人」,一間百多人的教會每招待「客人」也數以千萬計,教會犯眾憎一定冇運行。相對企業,教會的社會責任更明顯,形象更重要。教會如何向神盡忠,如何避免和世界硬碰,是值得深思的。

follow up reading:
1) 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
2) OECD Principles of Corporate Governance
3) Value Maximization, Stakeholder Theory, and the Corporate Objective Function

崇拜時睇報紙

Posted by on 10 十一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崇拜牧師講道時睇報紙,給太太(目及)到,忠告了兩句我卻變本加厲,她似乎有點氣。自從教會買了地,要建立自己的教堂後,漸漸覺得方向錯了。還記得有一段時期,大學團契每星期有三數十人,浸禮一屆有十多人新受浸,崇拜時更不夠座位詩班要坐上詩班席… 這當然是表面,心水清的自然知道教會人一多,聲音就多,生面孔多,亂子亦多,而信主人數多,魔鬼攻擊更多,這是定律,但教會還是要走這條路,這是信心的路。然而不知何時開始教會出現一派意見,認為有了自己的堂址事工就易辦,花幾百萬和所有注意力去建堂才是信心的路。之後幾年,教會的崇拜人數跌了四分一,妙就妙品在人少了反而大家樂大快活。其竇信心屬真屬假,全在乎神的應許上。神的應許是大寶藏,而讀經就像讀藏寶圖,可能會讀錯的,但有了想法後總要試才有中寶的可能。教會建堂後會否一如所願讓更多人得救要拭目以待,但我有我的想法,表面我是睇報紙,其實在尋寶,但太太不明,困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