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010

Monthly Archive

港客慘菲律賓人更慘

Posted by on 24 八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我大部分的同事都住在馬尼拉,他們不是天主教徒就是基督徒,既勤力又善良,我很喜歡他們的。今早我問了一位派了來夏威夷的同事馬尼拉治安如何,她很無奈的回答市中心還可以,但大部地方不安全,很多人沒工做,有很多露宿者,晚間放工她必然要包車回家… 旅遊車內無論係香港人,日本人,美國人,以至菲律賓自己人,落在如此無能的菲警手上,慘劇都是避不了…… 沒有甚麼是必然的,包括訓練有素的警察和安定的社會,唸深一層,港遊客遇害故然慘,但要一生住在菲律賓的人,更慘。

我創作所以我快樂

Posted by on 17 八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Stephen Fry曾選為英國第二最具影響力的同性戀者,在上月香港書展中有國內記者問他:「你認為政府有資格禁止書本發行嗎?」他答道:「The short answer is NO. The long answer is NOOOOOOOOOOOOO!」雖然我對同性戀行為非常反感,但他的幽默實在吸引我,而我也相當認同他的「只有寫作才能真誠地表達自己」。我愛電玩,但最令我快樂的,還是寫作,不過所謂一畫勝千言,這幾日也學人影相,但無論是寫作還是影相,都是表達自己。年青人沉迷打機,索K厭世的也不少,我聞之可惜。有時間有精力,為何不在創作中尋找快樂呢?最近在Facebook見到愈來愈多年青人的攝影作品,非常好,值得大力鼓勵。

富感染力的人生

Posted by on 15 八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神對每個人的計劃都不同。有基督徒生於富有家庭,也有天水圍城。有基督徒生於太平,也有生於亂世。有基督徒精通希伯萊文亞蘭文希臘文,也有目不識丁。有基督徒體格健美,也有天生殘障。但無論如何,在救恩之下大家都是新造的人。二千年來,基督徒追求的都不是有形的功夫,而是活得豐盛。有基督徒回應神的呼召到獵頭族當宣教士,有入神學院鑽研神學,也有回應神的呼召平凡過活的。我如些說是因為吸引我信主的不是宣教士或神學家,而是一些平凡地生活,明明和我一樣不富有但又比我活得富有的基督徒。

基督徒與酒

Posted by on 13 八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自上星期的京苑飯局,基督徒在宴會時應否飲酒這問題一直在腦中打轉。福音派基督徒相信得救不靠守戒命,所以沒有禁酒這回事。而在猶太文化中,婚宴中的酒預表著快樂,主耶穌行的第一個神蹟也實實在在地將水變成上好的酒,再加上主最後晚餐中預表基督的血的杯,很大可能是紅酒(因當時沒有雪櫃和防腐劑)。若主耶穌也喝酒,我們從何說起基督徒不應喝酒呢?

再從另一層面去想,酒是神的創造,本身非但沒有罪惡或不潔,更是美好的。首先酒有藥用價值,正如提摩太「胃口不清、屢次患病」,保羅就建議他「再不要照常喝水、可以稍微用點酒」,古時的水不乾淨,在水中加些酒有消毒作用,而今日最常見的例子應該是咳藥水中的酒。而葡萄酒(尤其紅酒)中豐富的白藜蘆醇(Resveratrol)更是保健極品,可以中和自由基,有抗氧化,保血管,防癌,防骨質疏鬆等等功效。

雖然酒有藥用和保健功能,但都有代替品,唯有酒與食物配合所帶來的味覺享受卻是無法替代。食西餐不配酒,就如食粟米片沒有奶,這當然是一個很街坊的比喻,其實食物和酒的配合是一門藝術。一些「傳統知慧」如食羊肉配 Bordeaux,蠔配Chablis,三文魚配 Pinot Noir,燒魚配Vinho Verde,燒雞配 Beaujolais,燒牛肉配 Barolo等等,基本上是飲食文化,所以較為講究一點,我們也可以把外國人用餐時飲的酒看成為中國人的醬汁,如雞可以配薑蔥油,醬油蒜粒,沙薑粉等等,而打邊爐時可以配的醬,更是千變萬化,樂趣無窮。

基督徒不應有一個錯覺,知道某兄姊喝酒就認定他/她不虔誠,同樣地,也不應認為某人滴酒不沾就是好基督徒,原則上好基督徒與否不能以行為去判斷,有信徒可以因愛主而喝酒,也有信徒可以因愛主而不喝酒,to be or not to be,順服聖靈的帶領才重要。再推廣一點,一個人是否好基督徒,這是神的事,外人不宜多口。

我個人極少飲酒,主因是世上有太多飢民,少飲一支Barolo就夠人家一年口糧,生活簡樸一點,不是更好嗎?不過喜慶時也有例外,但京苑飯局那晚我不喝,席間有人問我是否因為我信耶穌,好像有點怪我唔俾面,其實不是,只因要湊女,晚晚長夜,不喝為上。

IHOP後再戰菠蘿園

Posted by on 10 八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星期六,小藍十時左右開始勁眼訓,決定同小藍遊車河,讓她可以在車上睡個甜甜的(注:車有空調)。一時左右我們去到IHOP午飯時小藍醒了,但呆呆的,一睇就知她未訓醒啦!

之後我們沿H2北上,不多久小藍又在車上睡著了,我們本來打算去拍海龜,但不知何故中途超塞車,感覺到小藍快醒,立即U-TURN走人。不多久小藍真的大喊,於是去了菠蘿園,太太先餵小藍食粥粥,我就排隊買菠蘿雪糕。話就話雪糕,但其實係ICE-SORBET,睇吓溶得幾快!

之後有時間,就試驗下部相機的MANUAL MODE,做個前面清後面矇的效果。

若留心小藍的鼻鼻,你會見到很多乾了的鼻Z。對了,她幾日來都一直流鼻水和有點鼻塞。

回家不久,到我流鼻水,之後更發冷。我又病了。

德國退役名將徐懷雯訪檀

Posted by on 03 八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2006年歐錦賽女單冠軍徐懷雯,上星期六為檀香山羽毛球會開幕禮助陣,給她指導了一課,主要是步法,今日全身痛到不得了。

得到徐懷雯指導故然難得,但更令我驚喜的是遇到一個十四歲男孩,在上海美國學校讀書,能操一口純正加洲英語,打球時他一出手就知食過夜粥,原來在上海他父母已請了一位國家隊教練給他指導了五年,現在學校放暑假,就一家來夏威夷渡假,一家三口都溫文有禮,平易近人。

今晚京苑飯局,跟兩個也是從中國大陸來夏威夷渡假的男孩同桌,卻傳來很重的宅男味道。兩個都是來自東莞的,為何今日中國南方青年人的氣質竟然和北方的有如此大的差別?南方經濟發展很好,自己口袋有錢為何不重視教育呢?同枱大家都有談論推普廢粵,但大伙兒只會破口大罵「掉哪媽」「多舊魚」,怕顯得粵語更廢。

34歲老將棄戰世錦賽:徐懷雯掛拍退役

再談東風21

Posted by on 03 八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住在夏威夷,經常見到軍人穿著軍服的在街上行走,又時不時聽到戰機經過的巨響,這經個月每次經過珍珠港都見到那個巨大的圓拱形雷達,不免對中美軍事發展的消息多點關心。最近多讀了一篇網文China’s Anti-Ship Ballistic Missile Program: Checkmate for Taiwan,一讀之下,原來東風21不是飛毛腿般的彈道導彈,而是能夠追踪目標,中途更改方向的導彈,所以2008年美國用來打擊衛星的標準3型SM-3防空導彈未必欄截得到。一支東風21的造價估計是五百萬至一千萬美金左右,但一艘航母卻要四十五億,怪不得中國在南海問題上越來越大聲。

Reference:
中国反舰弹道导弹发展探讨
中国反舰弹道导弹作战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