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 2010

Monthly Archive

快出牙

Posted by on 31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七個月大,看來小藍要出牙仔了。這個星期非常之十分扭計,從前最愛的「小蜻蜓」已打入冷宮,換了更彈牙更易入口的「三角型」。看她第一次食蘋果時戚眉戚眼的樣子就知她不愛這個味道,我也試過,都幾酸。但雪凍之後,小藍還是俾面食兩啖,看來牙肉真令她十分不舒服。這兩日每次見到我拿起嬰兒牙刷,小藍的眼就會發光,我還未伸隻手指入她口中,她就搶來自己咬,而且咬得非常之十分津津有味,如果連牙刷都治不了她,我幾乎可以肯定她是扭眼訓。

體育是獸性的昇華

Posted by on 30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看了湯姆斯杯林丹對李宗偉的單打,林丹的速度,體能,反應,都比李宗偉強,是美洲豹對土狼的格局。記得十幾年前伙著現在做了港隊教練的李志煒一同跟余力學跳遠,第一個月一粒沙都沒碰過,一味練體能,單單熱身都要跑千幾二千米,戲肉更是變態。體育競技分級別,有規例,但骨子裡是暴力,是人類原始獸性的昇華。一個運動員的潛能,第一是本質有幾兇狠,第二是將獸性馴服的能力。不能兇狠地對自己,訓練捱不過;獸性壓不住,比賽輸定。看來若要打好羽毛球,我先要兇狠地將體能攪上去,現在就連當年熱身的強度都做唔到,甚至連三十下掌上壓也不能完成,落場打波是太早了。

卡卡聲笑

Posted by on 26 五月 2010 | Tagged as: 嫻情, 成長中的生命

最近睇咗個食蕉BB嘅video,個BB笑到卡卡聲,仲笑到冇氣,好可愛。琴日終於到小藍,不過我無叫佢食蕉,只係同佢玩,我好耐無見過小藍笑到冇氣,琴日同佢玩得好開心,小藍真係超可愛,哈哈哈…

打球沉實了

Posted by on 26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掛拍兩年我的體能和技術是差了,但也許做了父親,自己好像多了一分耐性,沒有從前想一板打死人的衝動。現在我看打球如下棋,若下棋第一要保著的是帥,那麼打羽毛球第一要保著的就是重心。過招時無論如何我都以保持自己重心為大前題,步法不能亂,而我腦中想著的,就是如何打亂對方的重心。在這個思維下,球的落點最重要,而殺球只不過是更快地去到心目中的落點。檢討從前不想落點,沒有意識地殺球故然不智,但為求一時過癮,失去平衡也要扣殺,就如棄帥保車,輸是該當的。

不幸

Posted by on 24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世界為人來說是甚麼?是生存的空間?是發展自己的世界?或是尋找自己的生存意義?還是其他……但對我來說世界是我,而我便是世界……我痛恨人這種不知所謂的動物……我是神,是狼,是改變和結束一切的神,我會再次回來,當我再次回來,便要帶走屬於我的一切,也要把世界的一切結束。」也許世上有類似想法的人是一塊磚頭掉落街打死幾十個的普遍,但這卻是剛在校內跳樓輕生的中四學生在網誌中的話。

人是靈魂體的結合,一個相信自己是受造物的人不會一時衝動自殺,對未來充滿希望的人也不會一時衝動自殺,一個走到天台準備自殺的人見到對面有少女裸著身子日光浴時,也會等一陣才自殺。自殺是靈魂體同時間絕望,是一個不幸。

曾幾何時,我也覺得生命是隨機的結果,我的意志要為自己的生命賦與意義,以至在浸大讀書時,遇到幾位老師,他們讓我知道我在神眼中是何等的寶貴,我不是隨機的結果,之後我才懂得珍惜身邊的人,才有力量關心人,包容人,明白愛。

從打機到索K到自殺,沒有神的心靈是何等的黑暗!

運動員都是賤骨頭

Posted by on 23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我從小三開始已經是運動員,預科時更是學校的百米飛人,做過區際代表。勝利是滿得意的,但訓練的苦況不足為外人道,是要去到一個「當痛變成習慣」的地步。有時教練的訓練量度太輕,反而周身唔自在。昨日打了三場雙打羽毛球,今日右腿痛到不得了,但信不信由你,我是越痛越開心,越痛越有mood 的。在痛楚中才找到能量,可見我是天生的運動員,也是天生的賤骨頭。

夏威夷的私營羽毛球場

Posted by on 23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幾位熱愛羽毛球的朋友在夏威夷檀香山辦了第一所私營羽毛球場,今日免費開放,在菲律賓同事極力邀請之下,掛拍兩年的我重出江湖。自己的體能和技術退步是意料之內,但在球友技術長足進步之下,我比下去了。兩年前那團爭取夏威夷男單冠軍的火,今日熄了。

一行三位女同事之中,一個好打得,兩個門外漢。雙打時我自然和好打得的同事分開,各拍一個新手。這種配合要很小心,因為拍擋不會走位,很容易出意外,當年我就試過一板打落未婚妻(即現在太太)的臉上,她顴骨瘀青了一個星期。有了那次慘痛經驗,以後我都十二萬分之小心,有危險性的球,寧願輸也不接,可惜好打得同事未會這道理,一不留神就一板打落另一同事的面上,門牙斷了。被打的當然慘,但打人的也慘。我只好同被打斷門牙的同事講一切都是她不會走位的錯,牙補好之後,一定要回來學走位云云。她也很識做,答應了。

這個私營羽毛球場相信不合世界賽標準,但場主卻在能力之內力求盡善盡美,由五千尺的工業用貨倉改建,理論上可劃四個場,但只劃三個,場與場之間留有三尺位,也空出較多休息地方。場地用料也不馬虎,鋪木地板之外還加上專用地蓆,既防滑腳,還有奇佳的吸震效果,絕對比夏威夷大學的室內運動場優勝。地址也近市區:1336 Dillingham Blvd。詳情可到下面網站參觀。

Reference: Honolulu Badminton Club

我要有權選特首嘩眾取寵

Posted by on 20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當我見到報紙標題「我要有權選特首」時,我的理解是「我要有權競選做特首」,後來才知意思是「我要有權選邊個做特首」。

其實在討論「政改方案」的場合,討論的應是方案的內容,而當眾指曾班子不投票立壞榜樣,和社民連成員在街向特首擲白紙同出一轍,是表達不滿和引起社會關注的方法,「客路」不同手法自然不同,但都是嘩眾取寵。

民主政制的功能一面要賦與政府權力保護人民,另一面要賦與人民權力反抗政府。西方的三權分立是基礎,但不是所有公職由一人一票產生就是「民主」。美國的議員是普選產生,但總統卻不是,而大法官則由總統提名,眾議院表決。有些職位設有年限,有些是終身制。美國的政制不是最好,但背後的精神是不讓政府或人民某一方權力過大。

根據基本法,2007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換言之,特首的產生程序不要說曾班子,就連胡溫兩人也話不得事,人大常委會的集體意向才作準。

也許香港人太忙了,嘩眾取寵實在是不得以的惡。

Michel Foucault

Posted by on 19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今日還不太清楚Michel Foucault講甚麼,但他人引述其觀點「說話就是權力」,深得我心。先記下兩本Google Books,有時間時要讀。另一本是 The history of sexuality,如果圖書館有的話,要借。

Archaeology of knowledge

The order of things: an archaeology of the human sciences

婆婆生日會變吹水局

Posted by on 19 五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今晚婆婆在太子酒店辨生日派對,一家人齊齊坐埋食自助餐,男人們就大噴口水:政治,財經,和賭城。政治當然要講焦點新聞黃光裕被判監十四「碌」加罰八億案,之後吹吹下吹到當年賴昌星走私走到可以操控內地黑市油價,之後遠走加國後就連朱總都無佢符,大家推論之下當年排名比朱總高的就只有「三個代表」云云,吹水吹得很過癮!財經就從表弟去東京遊埠,日元跌美元強開始。歐元跌至四年低位,一置認為美國今回漁人得利,齊齊做世界為時未晚。賭城從二姨丈打算去Caesars Palace睇Celine Dior演唱會講起,各人順次分享澳門和Vegas的賭博經驗,這方面我沒發言權,甚至今日才知百家樂原來不是Craps。到最後酒店送上刨冰,大家同婆婆唱生日歌,才記起今日的主角。婆婆生日快樂!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