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10

Monthly Archive

四個月

Posted by on 28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天藍四個月大了,但成個月都冇重過,都是十一磅半左右,好在面色還紅潤。餵奶一直都是最頭痛的事,現在我和太太都要返工,要給媽和婆婆湊,但媽的手術才做完一個月,所以同媽講,如果天藍唔食就由她,唔好花力氣質佢食,一於餓佢餓到食為止,但上星期發現她剛要入睡前,半夢半醒之際,無論埋身和餵奶樽,奶都食得很順很自然,感謝神。

自調 Goma Shabu

Posted by on 27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今日未病好也心急去華埠買料打算腸粉油條DIY,行了兩個圈買了高筋麵粉,沾米粉,木薯粉,澄麵粉,但無意中發現有純芝麻醬賣,還有兩款,都是中國製,一平一貴,想了三秒買了貴的北京王致和。Anyway,做了三轉腸粉都唔成功,兼試食食到肚有點唔舒服,最後都是暫時放棄,轉向麻醬打主意,始終腸粉要有麻醬甜醬至好食。但我靈機一觸,想到打邊爐用上的Goma Shabu,這支日本芝麻味火窩醬汁,小小一支起NIJIYA買成六蚊,家下有純芝麻醬,一於自己調。我用上的調味料有:水,麻醬,冰糖,萬字醬油,白醋,沾米粉,蒜鹽。調下煮下,然後同正版比較比較,試了半個鐘,香有七成似,味似九成,只是色水太深,口感唔夠滑,未有法子,要再試。但自己調一支差不多味道的Goma Shabu,材料不用五毫子,下次屋企食肥牛就可以豪點麻醬,哈哈!

My Cafe World

Posted by on 26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兩個星期前太太的寵社在無Hack的情況之下過了四十二萬分,開了第十間房,賺了五十幾萬個金幣,覺得爆了機,無癮之下轉玩 Cafe World。玩了十幾日,升呢升到三十,覺得家中明明有個廚房,點解唔索性打真軍?加上幾日前睇了兩集蘇far So Good,坐言起行地去超市買材料整免治牛肉飯(題外話,碎牛肉英文明明叫ground beef,那免治何解?全靠用正宗英文學過家政的太太指教,原來免治牛肉是minced beef),結果味道同Zippy既Meat Source 是兩回事,不過確實有D似港式免治牛,但這回牛肉和番茄的比例不太好,下次試下一個番茄半磅牛肉。打真軍好在有得食,但一磅碎牛肉都要成三蚊,番茄幾乎一蚊個,其實都幾貴。

流年不利 紅運當頭

Posted by on 24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今年小弟是否犯太歲要問下勿玲玲至知,但年初一病到年初十都未好倒是有記憶以來第一次,真係流年不利。你話我迷信都係咁話,如果個個星期返崇拜,就算犯太歲也有神的祝福頂住,保證百無禁忌,但係近三個月崇拜返唔足之餘靈修也急就章個隻,日日了左件事就算,真係咪話病得冇道理。另一個冇禁屬靈既解釋係我病了,撞正太太產假結束,她上班後一個人頂唔住,要我這個病君頂硬上病住湊囡,結果我和囡囡一齊病,我就小病成慢性病,流了九日鼻水後轉流鼻血,由包淨雲吞變包酸辣雲吞,認真紅運當(鼻)頭。這個故事教訓我地,BB病慘,自己病更慘。為了家人,千萬要注意健康。

講野悶的好處

Posted by on 11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每晚逗天藍訓覺都好頭痛,試過不同方法,幾個星期過來的經驗,最見效的法子是抱著天藍同太太講野。講大概十分鐘天藍就會呼呼入睡。某程度上,養成這個每日同太太傾十鐘的習慣絕對有助夫婦感情,不過有意識地講十分鐘野唔容易,很多時候都唔知點開始。Well… 唔通我地講野真係好悶,悶到會令人想訓覺?

一啖砂糖一啖Z

Posted by on 08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天藍今日明明好慘,成日放屁屁。天藍放屁就好似大人肚痛咁,而且係痛到彎哂腰個隻。最慘重係一食奶就放屈,一放屈就彎腰,一彎腰就食唔到奶,如是者又痛又餓,成日同媽媽唱對你喊不完(對你喊!喊!喊!不完),誓要挑戰媽咪的耐性指數。不知天藍是不是知道媽咪的耐性指數快超標,正當我同天藍玩到無野玩,媽咪要接力時,竟然向媽咪大笑,而且要笑到卡卡聲,掂到媽咪勁開心,這個女,真係「愛到盡頭覆水難收,讓我歡喜讓我嬲」!

全球一體化 入行要醒目

Posted by on 06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從前父母的工作很專,全港有他們技能的是屈指之數,但隨著香港農業北移,最終失業了,所以在事業上,我一直不想太專,一下子鑽了下去,成就便隨著行業的盛衰而走,非常被動。

電腦科技始終有需求,我原是想做軟件開發工作。基本上行業是對的,但在地球一體化的今天,我鬥不過中國印度菲律賓同經驗的程式員,他們一日的工資以現在的匯率計是我的八分一,我一個人再好也鬥不過他們八人。當然,美元有可能大幅貶值,但在美國當程式員長遠公資受壓無可避免。要鑽下去,也要揀受到保護,不需面對世界未來數十億勞動人口競爭的工作。

最近和老朋友正討論到可貿易(Tradeable)和不可貿易(non-tradeable)產品之間的相對價格是否就是真實匯率(real exchange rate)的問題。當然,很大程度這是經濟學象牙塔內的事,但從中我感覺到做美國人比做中國人好。這裡不防解釋一下:美國天然資源豐富,雖然比不上中東,但肯定比在人口多資源少的中國優勝。所謂天然資源,就當只有一樣,上帝降下的水吧,假如美國資源比中國豐富一倍,加上中國人口是美國的五倍,而上帝每日賜美國一千水,美國人又有一千人,那美國人不用工作也可一人一份水。但中國人若不工作,每人就只有十分之一份。中國人要有美國人同樣的水,非要勞動不可。如果美國和中國人勞動的時間和效率最終一樣(Law of One Price),美國人均始終比中國人均富有。

話說回來,所謂受到保護的工作,其一是外國人不能做的工作,有甚麼工只能美國人才能做呢?國防是一例。信不信由你,做美軍,FBI,CIA之類,入了行就不愁訓身鑽下去。

饒宗頤與揮春

Posted by on 05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國學大師饒宗頤寫了三對春聯,下星期一,二,三分別隨信報附送,可惜我身不在香港,否則一定買。饒宗頤是百年難得的國寶級學者,據維基百科,饒公通曉英語、法語、日語、德語、希伯來文、印度語、伊拉克語等6國語言及文字,還精通甲骨文、梵文及楔形文字。其書法自成一家,臺灣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儀認為:「先生法書上追漢魏,下邁蘇黃」。

三對春聯據老紀所講分別用上隸書,行書,山谷體行書,北碑體行書,和北碑造像體正書。三對春聯分別是

  • 萬物得時 勝算在握
  • 運籌帷握 決勝千里
  • 山川光輝 吉虎祥風

今年教會在華埠擺檔,不知會否如往年寫揮春,如果有的話,對於有意求財的客人,用上面的六句新春吉語,就可以避過財源廣進,橫財就手之類一廂情願的行貨了。

教會是非多

Posted by on 03 二月 2010 | Tagged as: 浩氣

幾日前送兩位婆婆番屋企時,講開點解某姊妹個仔冇再番教會,從某婆婆從那姊妹八回來的資料,她兒仔唔返教會因為覺得教會是非多。如果我話教會是非唔多,講你都唔好信。從那位姊妹個仔既角度,我有冇返教會關你這車人鬼事?有事點解唔直接搵我?你搵我,到時我想答你就答你,耍你就耍你,咁先至叫尊重。但從教會的角度,彼此關心是好的,否則如何為別人代禱?再者,如果下下要親自打電話,事工領袖那有時間做策劃的功夫?所以如果有人問你點解唔返教會,你答因為是非多,一定中。如果教會俾人講多是非,不要緊,總人話冷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