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09

Monthly Archive

工業標準

Posted by on 31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當我初學打英文的時候,經常怨英文字母在鍵盤上的擺法,為何不順著次序由A至Z從左至右排過去,後來聽說這個QWERT的擺法是經過精心設計,一直信以為真,但其實有不少研究報告指出,如果字母可以從新排過(例如 Dvorak Keyboard Layout),可以大大降低因打字而受傷的機會。不過,理論歸理論,現實歸現實。現實是QWERT既已成為工業標準,就算明知 Dvorak 比較好,也流行不了。

記憶中當年Bill Gates回應記者有關微軟壟斷市場的提問時,他自稱自己不是要壟斷市場,而是市場需要一個工業標準。當時我不明白,也不同意,因為工業標準不利創新,但現在開始明,Bill Gates 其實也有道理。最近正為一個Project忙著,這個Project講出來不值錢,只是讓客戶的電話費單和手提電話費單可以二合一。誰知做落去才知不簡單,當中除了關係到幾乎client的所有部門之外,還要和其他供應商合作。之前和HP合作過,我們做事的標準(delivery model)很接近,沒有問題,但這回很不同,以為理所當然的事,原來是我太天真,未見過世面。

這件事也令我想到教會在推行事工上,例如行政結構,門徒訓練,資訊管理等,其實也應該採用一套「工業標準」。不過,也許我們覺得QWERT不夠好,想自己設計一個新的出來。想深一層,這個做法帶來得不償失的機會其實很高。

蘭茜夫人劇場 – 初戀無限次 (六之七)

Posted by on 27 七月 2009 | Tagged as: PodCast, 浩氣

中國人重情,親情重,愛情也重。今日的年青人,不知會否欣賞宋詞呢?

蝶戀花 歐陽修

庭院深深深幾許? 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臺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蝶戀花 柳永

佇倚危樓風細細,望極春愁,黯黯生天際。
草色煙光殘照裏,無言誰會憑闌意?

擬把疏狂圖一醉,對酒當歌,強樂還無味。
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

江城子 蘇軾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

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
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直接下載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

Posted by on 27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崇拜過後和太太到福臨門一家人飲茶,有爸媽,婆婆,二姨,二姨丈,三姨,三姨丈,七姨,後來還碰到細妹的老爺奶奶姑仔一家,很開心。本來打算早點離開,出席太太表哥的浸禮,最後因時間配不上,沒有出席。

講開這位表哥,其實是在國內做製衣的,工人數目以千計。之前飲宴時問他中國新勞動法對他的生意可有影響,他說適者生存,有些工廠是淘汰了,但他們適應得到。看來在新勞動法中受影響的是外資。但無論如何,鄉下幾千同鄉有工開,可喜。聽外父說表哥工廠有查經班,他也去過做短宣。願神祝福表哥的生意,也讓更多人認識福音。

午飯時講開柴九的名言:「人生有幾多個十年呀?最緊要係咩?痛快哎嘛!」我的世界觀不同,人生的確沒有幾多個十年,但最緊要係咩?兩腳一伸後去邊哎嘛!短視衝動,不理後果,這個柴九,真係蠢到死。不過因為蠢得明顯,才受歡迎。

傳 道 者 說 、 虛 空 的 虛 空 、 虛 空 的 虛 空 . 凡 事 都 是 虛 空 。 人 一 切 的 勞 碌 、 就 是 他 在 日 光 之 下 的 勞 碌 、 有 甚 麼 益 處 呢 。(傳道書一章二至三節)

一些小事

Posted by on 26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母親牛一,我和太太跟爸媽一同到食堂晚飯,講起一些往事。

我的袓母是填房,剛入門時受過祖父元配所出的大姑媽的氣,甚至被打過,後來大姑媽出嫁後返回國內,解放後就再走不掉。大姑媽在廣州生了三子三女,文革時期最大的三個子女下放去海南島,為了一家團聚,大姑媽寫信給香港的姑姐,希望匯些錢給他們疏通。袓母知道,記起當年受屈的境況,對姑姐打算幫助他們有些意見,但姑姐一句算了,袓母也算了。

一九七五年,爸媽回鄉探大姑媽,當時他們用了一千港元,兌了二百多人民幣,爸說大姑媽一個月的人工是八元,爸媽請大姑媽一家去大同飯店食晚飯,媽說他們竟然驚奇白飯是兩面尖的。爸媽回港前給了他們三十元,他們高興的很,相信這是雪中送碳。後來,大姑媽給下放的子女返回廣州,再之後有的出了國,去了澳洲,媽說他們今日認定姑姐是大恩人。

前陣子姑姐的女兒出嫁,爸媽說在門口做接待的年紀少,還以有社團尋仇,其實是廣州的堂兄姊妹們拉大隊到香港出席婚禮(一笑)。父親聽聞堂兄的運輸生意做得不錯,已經今時不同往日了。中國這三十多年的經濟發展速度應該是史無前例,這個故事可以做證,不過有更重要的一點。

聽說後來,大姑媽回港,特別為從前的事向袓母道歉。經濟發展再快,但一家人若不會包容,不會寛恕,不會相愛,不會感恩,那是沒有意思的。

設筵滿屋,大家相爭,不如有塊乾餅,大家相安。(箴言十七章一節)

惡夢

Posted by on 23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時不時我都會發惡夢,但通常嚇醒不久就會忘記。但今日這個惡夢很困擾我,我夢見自己陪太太做身體檢查,醫生看著屏幕,神色凝重地和太太講了一大段英文,我聽不懂,只聽到一句your baby had attempted to kill itself many times… bla bla bla,跟著太太同我講,BB有唐氏甚麼甚麼症。我一時不知如何反應,一時間腦子出現很多圖畫,最後一幅是BB隔著肚皮踼我的一幕,跟著我問太太係唔係會生BB出來,她說一定會,跟著我就醒了。

理性告訴我這只是一個夢,理性也告訴我世事驚不了這麼多,正如耶穌所說不要為明天憂慮。但這恐怖的感覺還是如影一樣跟著我,真可惡。

給兒女的產業

Posted by on 22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現在凡讀到有關兒女的經文會特別留心,依著全年讀經計劃,今日讀到箴言第十四章廿六至廿七節:

敬 畏 耶 和 華 的 、 大 有 倚 靠 . 他 的 兒 女 、 也 有 避 難 所 。 敬 畏 耶 和 華 、 就 是 生 命 的 泉 源 、 可 以 使 人 離 開 死 亡 的 網 羅 。

上一代家人為口奔馳,到了我,終於認識神。為兒女的健康知識情商動腦筋是需要的,但這些種種靠不住,一場大病,一個意外,甚至一場戰爭,甚麼都可以變得無意義。唯有敬畏神的心,是兒女在任何環境下都可支取的禮物,當中有智慧,有盼望,有永生。

知識租值念親恩

Posted by on 22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張五常寫的那篇《北京要利用县际竞争处理劳动法》,有幾句很有意思:

经济发展的成败得失的衡量,不要单看人均收入的转变。更重要是租值的升幅与累积。不要因为劳动员工持有的物业不多而认为他们没有什么租值可言。历史的经验说,知识租值比物业租值远为重要。

國事我只能關心,不過家事乃己任。自祖父從鄉下到香港發展計,有第四代了。祖父在父親十一歲時過身,叔伯之間也會重提當時他們生活的一些境況。遠的不講,我見過父親一張學生時代的相片,是大合照,在相中他最突出,因為全班同學都是黑黑的,只有他白白的。父親說當時冬天全班同學都穿校褸,只有他沒有校褸,因為冇錢買。祖母靠掃街維生,環境很差,但也讓父親和叔伯們中學畢業,相比起抗戰文革不算慘(那是外父的故事),但從一些碎事中我覺得已經很苦了。到了我這一代,記憶中父親沒有買過一件玩具給我,世嘉任天堂免問,鋼琴更不用想,但從幼稚園到大學,我從來沒有為學費擔心過。

我和太太雖然不是高收入的一群,但我們有自己的網誌,崇拜獻詩可以唱自己寫的歌,訂閱的雜誌是The Economist,為孩子改名不用翻字典。這是進步,我們有用功,但其實最大功勞的,全是上一代積聚下來的功夫。

大哥和家姐

Posted by on 21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我對小學時期的記憶不多,不過昨日和老朋友傾開,他講笑地說大哥細妹的組合未必好,當年我久時久和細妹鬧交就是一個例子。哈!真吹脹。不過他隔了幾間屋都聽到我們鬧交,相信非小吵那類。老朋友所言非虛,事實上當一家人坐埋食飯時,細妹經常都會講番我當年如何蝦佢,雖然那些事我經已記不起。平心而論,做大哥欺負細佬妹的故事確時有所聞,我又的確很少聽到做家姐的蝦細佬妹,反而做家姐的照顧細佬妹的故事不少。

昨晚和QQ玩,見她抱著她的洋娃娃Coco,叫我和Coco坐好,教我們讀英文字母和唱字母歌,超可愛。見到QQ如何受教,她就如何教我和Coco,這說明兩件事,第一,我當年不是欺負細妹,只不過男仔模仿的對象是父親,父母外出工作長期不在家,只有我和細妹兩個人,我將父親教我的方法加在細妹身上,錯不在我呢。第二,做大哥欺負細佬妹的故事較多的底因,相信是因為中國人有嚴父文化。

做大的如何對待細佬妹,我覺得不在乎大哥還是家姐,在乎父母的教導方法。

醫療改革

Posted by on 20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If you’re not at the table, then you’re on the menu." 這句話是一位華府的說客和各大醫院的總裁講的。美國醫院的最主要客戶,其實是美國政府的Medicare和Medicaid計劃,每年花超過三千億納稅人的錢(三千億足以派太空人登陸月球兩次)。

當下國庫空虛,向醫療業開刀事在必行。今日美國的醫療業是一塊肥豬肉,其一是官商勾結,其二是醫療為服務行業,不像汽車業和其他工業,要直接面對地球一體化帶來的競爭壓力。不過若有一日美國人可以坐在家中向世界各國的醫生求醫,手術可以遙控地進行,藥物開發可以外判(outsource)到世界各地,化驗由機械人完全自動化,那麼社會的醫療開支會大大降低,人口一日一日老化,這是好的,也是有需要的。不過到時在美國做醫生護士化驗師,也要像今日電腦程式員和其他工程師一樣,要和世界各國競爭。

醫療改革的重點正路是引入競爭,不過醫療業有很大的政治力量,奧巴馬也靠不住。但我相信自由市場的力量,加上科技發展日新月異,可見的將來應該會有具創意的企業家出來打這塊肥豬肉主意。其實若透過視象電話和基本的儀器(如溫度計,血壓計,聽筒等),美國幾百萬沒有醫療保險的華人可以向中港台的註冊醫生求醫,由醫生決定病人是否要進一步的治療,到有真實需要時才買保險,或者立即坐飛機回港求診,這是不是一門好生意?又或者辦牙醫旅行團,結合旅行和檢查牙齒,可能有得做。又或者在出公海的遊輪上設診所,走法律隙,醫生若不用付高昂的保險費,也許可以大大降低收費,賭船之外,將來也許會有醫船。

也談《在七一翻開波普》

Posted by on 20 七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兩個星期前老朋友在信報寫了一篇短文,題為《在七一翻開波普》,介紹了兩本Karl R. Popper的書:《After The Open Society: Selected Social and Political Writings》和《The Open Society and Its Enemies》。不過老朋友就是喜歡借別人的書來談時事,這種結合書評和時事評論於一身的文體,我覺得這是他獨創的。

有兩點我覺得要記下,第一,不斷從錯誤中改正過來,人對真相的認知會隨之增加。第二,民主制度的優點是方便改正。

大學時期修過一班人工智能,超難的。在最優化(Optimization)這個課題中,有兩個概念要學,Global Optimum 和 Local Optimum。最優化的應用範圍很廣,例如設計一款可以從直線轉成某波段的電路板,其實有無限種做法,最平靚正的設計理論上是存在,但實際上我們不肯定現在的設計是否最平靚正。又或者下國際象棋,理論上只有N(估計是10的50次方)個可能的棋局,在這N個可能性中只有一個棋局是雙方都走得「最正確」的,不過這個下法用上今日最快的電腦也要一萬億個億年才計得出。統計學中也有類似的概念,例如整體平均數,μ,概念上是存在,但實際上我們只知道從抽樣結果中找到的x bar,但μ和x bar有可能差距很大。

簡言之,我們做的所謂理性決定,說穿了十之八九都只是best guess吧了。全民一同中計,一同估錯,沒有甚麼出奇。文中指出民主制度的優點不是幫助我們作好決定,而是當決定出錯時容易改正過來。我亦因此推想,如果我們認同大數人的決定也可以出錯,理念上我們要保障少數人的權利,因為他們有可能是對的一群。

民主制度從這不斷改錯的基礎出發,我之前沒有想過,很有意思。

P.S.
老朋友在文中說:「邏輯上,兩個互相矛盾的陳述,可以一真一假,可以兩者皆假,但不可能兩者同真。」網上有人質疑為何兩個互相矛盾的陳述可以兩者皆假,還認為老朋友「不諳邏輯但又談邏輯」,寫得振振有詞。我心裡有氣,反而老朋友承認從邏輯最嚴謹定義,今次有點大意,失了手,「兩個互相矛盾的陳述」應改為「兩套不同見解」。哈!哈!哈!這個更有意思吧。其實「兩個互相矛盾的陳述」和「兩套不同見解」對我沒有兩樣,但專業就是專業。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