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009

Monthly Archive

我很累

Posted by on 29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誰說今時今日沒有神蹟?每個成功戒毒個案我看上去都是神蹟。本來不明白戒毒有多難,但最近的律己行動令我稍微體驗到戒毒是MI(不可能任務)。

這兩個星期我都叫自己改變生活習慣,要早睡早起,但如何也辦不到。做了幾十年夜鬼,要自己未天光就起身,間中一兩日可以,但在沒有任何壓力或誘因之下(例如要上學返工崇拜約會之類),單靠意志改變睡眠習慣,就正如人說可以靠意志入睡一樣難以相信。

當立了心志想達到一個目標,達到可以沾沾自喜,但達不到卻途不開自責。這是叫人沮喪的。最快消除沮喪的方法是放棄。放棄目標,沒有人會說甚麼,多容易?堅持下去卻很累人。我真的很累。

改變生活習慣經已這麼難,人怎可能靠意志戒毒?不能想像。

總統是政客,不是屬靈領袖

Posted by on 27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上星期在團契中討論過一陣奧巴馬,因為釗嫂介紹了一本同事送給她的書,書名我記不起,但內容是指控奧巴馬的。從討論中我發現大家對總統有些不設實際的期望,最明顯的是覺得總統有責任帶領美國走向一個合乎神心意的道路。

美國總統不是世襲的,這與聖經中的王不同。舊約聖經中的王(例如大衛),是由神所膏立,他的權力來自神,他有責任帶領人民服在神旨意之下,工作做得不好,神會廢他。現在美國總統的權力來自人民,他有責任滿足人民的訴求,工作做得不好,人民有權廢他。大家要明白民選總統和世襲君王是兩回事。美國是美國,屬靈上美國不應看成以色列的延續。

當社會上出現我們看來不合道德的政策,例如修改法例容許同性結婚和墮胎,弟兄姊妹們喜歡把矛頭指向總統/議員,這是錯誤的。問題不在總統,問題在教會。試想,如果教會能夠履行主耶穌交給我們的大使命,叫美國人都成為耶穌的門徒,就算總統自己是一個背棄神的人,他也做不出甚麼來,因為總統必須順應民意。

美國有宗教自由,人人都可以宣傳自已的價值觀和信仰。這幾十年教會好像受不了競爭,在門徒訓練上落後於世俗的價值觀。我們要急起直追,將責任推給總統無補於事。

說謊與假動作

Posted by on 26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有一個道德問題一直困擾著我,就是基督徒可不可以講大話。妓女喇合向耶利哥人撒謊以隱藏兩個探子的行踪,之後以色列人攻入耶利哥城後,守約保喇合一家平安,之後喇合一直住在以色列。喇合因撒謊,而成為神選民的一份子,如此看來撒謊不一定壞。一個最好的例子是踏足球時,球員做假動作,假動作分明是騙對手,但這個沒有做錯的道理吧,如果用這個想法,當撒謊是戰術的一種時,就可以在道德上過關了。

福音分享十二講之七

Posted by on 23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對象:中國大陸移民,宗教認識局限在民間信仰,對基督教,天主教,回教和猶太教的認知極少。

目的:讓學生們知道耶穌有叫死人復活的權柄。

經文:路加福音七章十一至十五節。

經文主旨:耶穌叫寡婦的獨生子從死裡復活。

分享內容:我十四個月大的表姪現在生死未卜,要靠機器維持生命。家人都向自己的神靈求表姪可以過這一關,有求觀音的,有唸地藏經的,而我和我一家(包括教會的弟兄姊妹們)求的對象是耶穌,因為我們知道耶穌是掌管生命的神。二千年前,耶穌曾叫一個己死的人活過來,並且起來說話,何況我的表姪現在還有心跳?只要耶穌願意,表姪一定可以完全康復。

在人看來不樂觀

Posted by on 22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到PICU探望軒軒,現在醫生要用三部機器維持他的生命,一部洗血,一部洗腎,一部呼吸,醫生還要一兩日時間化驗血液,暫時還查不出病因。軒軒,你要支持下去。

請為我的表姪禱告

Posted by on 22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表姪軒軒才一歲多,昨晚感冒菌入肺,入院後幾度停止呼吸,搶救了三次,醫生正做手術幫他呼吸。請禱告記念。

牛一

Posted by on 21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今年的生日和上一年的生日很不同,今年過得很平靜。我感覺到身體一日比一日差,沒有從前的魄力,愈來愈小energy。這一年在教會事奉很受氣,很多時候我寧願星期一二三四,也不願意星期五六日,有時都問自己,為何不花精神和時間去賺錢,賺到錢,事業有成,在朋輩面前威風,總好過將時間用在教會上。就算我想在教會事奉,是否也應選一間值得花時間上去的教會呢?

心灰意冷不知多少次,但一想到主耶穌為我上十字架,一想到主再來可以與主一同作王,又再起勁起來。我想神看重的不是我做到甚麼,主看重的是我是否忠心。我若按衪旨意而活,世人看為一生平庸,主卻看為寶貴。

今日8到一則新聞,就是歐倩怡上周五到教會受浸時,親述自己結婚後曾兩次小產,兩夫婦深受打擊,悲痛不已。我不明白小產對女性的傷害,請不要說我冷酷無情,我覺得小產是神創造出來的一個生理機制,用以防止不完善的胎兒出生,不叫父母增加負擔,是神對人的憐憫,按理是不應為小產而感到悲痛的。何況生命的主權在神的手裡,胎兒的生命如是,我們的生命也如是,神有絕對的主權決定何時收回,問題是我們有沒有信心,完全相信神必定會將最好的給我們。

有信心,就能喜樂地面對生死,所以我死了,各位不要悲痛,神必有衪的美意(當然,還請多多關照我的家人)。這裡順便一題,中國人一向有忌諱,婦人剛有喜,不得張揚,怕胎兒「小氣」。其實生命在神手中,胎兒哪有「小氣」的權柄?

不應輕看教會禮儀

Posted by on 20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屬靈世界是存在的,靈界可以透過心靈影響物界,而物界的一舉一動,都顯露在靈界面前:

4:9 我 想   神 把 我 們 使 徒 明 明 列 在 末 後 、 好 像 定 死 罪 的 囚 犯 . 因 為 我 們 成 了 一 臺 戲 、 獻 給 世 人 和 天 使 觀 看 。

教會的禮儀,除了有屬世的意義外,也有屬靈的意義。舉浸禮為例,浸禮的一個屬靈意義是向靈界宣告,受浸者不再屬那惡者,已經是屬基督的。這是擺明車馬向魔鬼和牠的差役挑戰,又如將受浸者暴露在魔鬼前面,叫牠出手試探和攻擊,所以教會是不應看輕浸禮,如果受浸者沒有足夠的信心和準備,就不應為他施浸。這是為了保護受浸者,試想,萬一讓一些未重新得救的人受浸加入教會,他們胡里胡塗地一同守主餐,他們就是干犯主的身主的血,喫喝自己的罪,給魔鬼攻擊的把柄了。另外也是為了保護教會,這些羊圈外的人隨時成為魔鬼在教會的內奸,散播是非,分化教會,破壞神的事工。

浸禮如是,其他禮儀都有近似的情況,最近教會打算為一位姊妹行差遣禮,教牧長執們只關心屬世的部分,例如教會的財務責任,姊妹的事業前途等等,而沒有在意屬靈的部分,我心內有說不出的不安。派戰士往兇險之地,教會若退後,是送羊入虎口。

11:14 次 日 早 晨 、 大 衛 寫 信 與 約 押 、 交 烏 利 亞 隨 手 帶 去 。
11:15 信 內 寫 著 說 、 要 派 烏 利 亞 前 進 、 到 陣 勢 極 險 之 處 、 你 們 便 退 後 、 使 他 被 殺 。

既然給她行差遣禮,就要和她一同上去,若沒有心志和她一同上去,教會就不應行差遣禮,將禮儀當成是一個行政手續,怎不叫我擔心?

求神額外的鄰憫和保護這位姊妹和她的家人。阿門!

撒母耳記

Posted by on 19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今日讀完撒母耳記,從中我得到一個很大的提醒,就是神會嚴厲地管教他的兒女。撒母耳記下,我見到大衛犯了三件錯事,第一是不依律法搬運約櫃,但大衛改得快,神沒有重責。第二是犯姦淫和謀殺,大衛沒有主動認罪,神重重地管教他,在管教中大衛謙卑了,神又讓他重新得國。第三是數點人數,大衛可能想炫耀自己在世的功績,也可能不想依靠神,神降災,但大衛知錯了,任神處罰,神也放輕手了。救恩雖然不會失落,但神是公義的,祂會審判他所愛的兒女。

上海 VS 香港?

Posted by on 17 四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最近比較熱鬧的題目,莫過於中央政府有意打做上海為世界金融中心,取代香港。我沒有去過上海,不知上海的地理和建設如何,但單看北京奧運會的鳥巢和水立方,我可以肯定,就算今日比不上,十年後一定有過之而不及,上海地大,硬件上必勝。

我不是看輕香港人,香港有人才,但不夠中國多。我在大學時認識兩個上海同學,都聰明得不得了,數學出神入化。我用兩張紙才推得出的結果,他們好像一眼就看得出。一般有如此深厚根底的都有個死樣(死讀書樣),但這兩個上海人衣著入時,英文講得好,除了有點恃才傲物之外,我看不出有甚麼明顯的弱點。相比之下,香港學生牙刷刷,炫耀的往往是花巧過關的技倆,內裡其實空空的,有劍招而無內力,魚蝦蟹應付得來,遇到高手必敗。中學時期我就是這類人,做學問童子功很重要,我當年錯過了,現在補救不易,這是植民地教育留下來的問題,人才上香港不及中國是事實。

當年在灣仔運動場,我和鄧漢昇一同練過跑,後來他好像做了香港代表隊,現在還參加百一欄賽事。但我們中國的劉翔,勝了鄧漢昇又如何?看大局上海不是和香港比高下。全球五百大企業中,不少是中國企業,這些企業必定有國家背境,她們以人民幣結算是理所當然的,但為了向全球集資,要往香港和紐約去,以美元結算,其實肥水何必要流別人田?有硬件有人才,萬事俱備,只欠開放人民幣,人民幣一開,我肯定全球資金會湧入中國。

香港的作用是對付新加坡這些魚蝦蟹,要做到與紐約分庭抗禮,上海才是選擇。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