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09

Monthly Archive

支持繁體字

Posted by on 31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回想百多年前世界列強在中國國土上的所作所為,在我的血液中殘留著一分國恥,心底有一股自強不息的意志,身為中國人,不能輸給西方人。從前表現在跑道上,後來出國,就表現在讀書上。

過去六十年,世界有五分一人活在中國共產黨的政權之下,今日的中國政府不但有能力保衛自己的國民,中國在世界已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現在中國人能夠在世人面前重拾尊嚴,共產黨功不可沒。我一心只想中國人民有好日子過,那一個政權,那一種政治制度,我沒有預定立場。我支持繁體字的主因,是希望中國人有更美好的將來。

新一代中國人的中國古典文化基礎很單薄。我在香港長大,對中國文化的認識已經不足,但再差我也識千多二千個繁體字,自漢代出產的文獻我都會讀。在夏威夷華埠的半島茶餐廳,裝修後掛了一幅王羲之的蘭亭集序的掛飾,在中國大陸長大的新一代,已看不懂了。

所謂繁體字,單憑王羲之的蘭亭集序,已足以証明有近一千八百年的歷史,在這攸攸二千年中,繁體字的字形能夠保持著一定的穩定性,不可能是偶然,箇中必有原因。以政治手段強行更改,是以一代人的智慧挑戰二千年先哲積累下來的智慧,我敢大膽講,所有支持簡化字的理據都不能在學術上站得住腳。

在星島日報上見到一則支持簡化字的文章,學術理據只有一個,就是中國字形日漸簡化是歷史趨勢。我不是漢學家,但小學時期已知清代的字典比明代的字典多萬幾字,讀中學時,老師也說古時文字沒有那麼多,有些字在古代是相通,但後來有了新字,就不再相通了。其實隨著人類的智識日增,文字也隨之複雜和增加以配合之,方才正常。數學符號有這個趨勢,中國文字也有這個趨勢才合理。

中國人口佔了人類的五分之一,我們不能只满足於溫飽和物質,只知出口貨物。中國人要看高一點,要為人類文明作貢獻。美國雖然年青,但美國由一群清教徒立國,背後蘊藏著猶太人五千年文化,絕不下於中華文化。若中國人民不好好運用先賢傳承下來的遺產,以為革命是出路,這是中國人的悲劇。

江山如此多嬌, 引無數英雄竟折腰。
惜秦皇漢武, 略輸文採;
唐宗宋祖, 稍遜風騷。
一代天驕, 成吉思漢, 只識彎弓射大雕。
俱往矣,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

文學上我極歡喜毛潤之的氣概,但要承接先賢智慧,當權的要先洗去這首詞背後的意識型態。重新使用繁體字,讓十幾億中國人珍惜中國古文化,中國的未來才見光明。運用政權和經濟實力去改造文化,秦始皇時出現過,這是中華文化的浩劫。

Reference:
鄭建﹕簡化字的背後
正體字、簡化字優缺點對照表

註:明朝《字彙》收字33179。《清朝康熙》字典收字47035。

從顧慮與年紀的關係論家庭計劃

Posted by on 30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人大了,顧慮的事越多。

人再大了,學識放低的顧慮越多。

人再再大了,從短暫記憶中流失的顧慮越多。

人再再再大了,要顧慮的事只剩一件:我死0左未?

設顧慮的量為Y,年紀為X,顧慮與年紀的關係可以用常態分佈(吊鐘形)曲線代表之。從人的年紀,大概可以測度出顧慮量。

這個model是我作出來的,你相信嗎?信不信由你,但這個model為老人家像小孩子作了解釋,就是老人家和小孩子有相同的顧慮量。

另外,亦可以為家庭問題作一個推理,就是當父母和子女在年紀上差距不足,例如相差十六年,當孩子青春期時,父母還不足三十,兩代的顧慮量都在上升期,家庭問題很容易發生。

中國人不防以孔夫子為模階,子曰:「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

我的模型從十五歲開始,顧慮量因智識上升而急升,直至三十歲。總顧慮量的高峰期大概是三十五左右,之後因不惑而開始下跌,五十左右因知天命,總顧慮量急跌。

從上面的模型,三十歲生孩子應該是一個好年紀,當孩子青春期時,自己的顧慮量在下跌中,平衡了整個家庭的顧慮量,減少家庭問題發生的可能。

打開柚子蜜的金屬蓋

Posted by on 29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太太買了柚子蜜回來,但蓋太實,她如何用力也扭不開,向我求救,哈哈,這正是我發揮男人魅力的時候了,可惜事與願違,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還是扭不開。太太安慰我,說開不了就算。如此就放棄,太丟臉了吧,我的男子尊嚴還有的?武力不成,唯有智取。

從前在香港,可以打開煤氣爐,用明火將金屬蓋加熱,之後通常都打得開。何惜美國九成九的家庭都用電爐,我家也不例外,只好退而求其次用打火機,但打火機的火力太弱,也不就手,所以攪了一陣,還是打不開。

太太告訴我開不了就算,你還是先做這個或那個吧,柚子蜜用力開不成,男子尊嚴已經短了一截,攪了一輪還是開不成心情已轉差,還要聽她教我怎樣分配時間,當我是甚麼?這口氣很難吞下去。在家族的叔伯中,黑面是正常反應,大聲呼喝反洩情緒也常發生,相信是遺傳問題,我也有這個衝動。可幸的是信了耶穌,EQ高了,說笑的和太太講:「唔得,開唔倒無飯食!」

情緒一閃而過之後,繼續想法子把金屬蓋加熱。終於想到一個好方法,就是用電風筒,用熱風吹了半分鐘左右,一扭就開。Mission accomplished!

舊約地圖

Posted by on 26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列祖時代 列祖時代

出埃及進迦南的可能路線 出埃及進迦南的可能路線

迦南分區迦南分區

士師時代士師時代

Reference: 聖經分析排版研讀本

我和奶奶跌落海,只可救一個,你救邊個?

Posted by on 25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我相信太太唔會問我這題問題,因為她知我唔識游水,但標準答案是先救阿媽,然後再跳番落海同太太一齊死。

婚姻關係很奇妙,聖經將教會比喻為基督的新婦,這其實是一個奧秘,人不能清楚明白。但我們可以從婚姻的經驗中,得到一些啟示。

婚姻關係能否美滿,不能單靠一方的努力。耶穌愛世人將古往今來所有人的罪完全攬上身,並且死在十字架上,沒有保留地愛世人,但不是所有人都接受耶穌。單戀不能帶來婚姻,但人只要一次相信,就像和耶穌基督立了婚約一樣,耶穌愛他的新婦到底,不離不棄。

聽到很多家庭問題,三姑六婆們討論那對夫婦離婚不離婚,我的立場是家家有本難念的經,不給意見,但也會試著了解別人的故事。這些受害者所經歷的,往往極其痛苦。我不是輔導員,不是想幫助這些人,然而從這些傷痛中,我感受到當我任意而行時,就如那些負心人,主耶穌所受的傷害也是如此。

上面的標準答案是預表著耶穌基督,他先滿足了父神的公義,再跳番落海,對教會不離不棄。

貝老毒攻毒,財長施藥引,入市是時候

Posted by on 24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聯儲局大印銀紙谷通脹是意料之內,本來單印銀紙我不怕,但就是算不出財長真的出招,用納稅人的錢幫銀行收購毒資產,實行賺了歸銀行,輸了歸政府的不平等政策,這回銀行放錢出去必賺,股票想唔升都難。

和老朋友打賭兩年後可有通脹,本來只有貝老出招,我不怕,但加上財長這一著,老朋友勝算高。事實上單是商品,這一個月已升了近20%。現在的問題是一旦通脹去到7-8%時,貝老如何面對。

是時候重新入市,買商品和股票了。

註:
所謂印銀紙其實是為求生動,現實中聯儲局用不著真的開動印刷機,聯儲局只要在各大銀行「過數」入自己戶口就可以了。

食魚翅殘忍乎?

Posted by on 22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講到檀香山的中菜,論No. 1,我一定揀京苑。如果單計味道,馥苑水準間中稍勝,但服務和環境都輸京苑一截。今晚太太有家人從加國來,到京苑不亦樂乎一番。當中菜色美味非常,一個字,正。我最欣賞的是那味清燉翅,裡面只有雞,金華火腿,菜乾,和魚翅,不加味精,是不惜工本之作。那口清湯,極品!感謝主。

京苑門口放了兩排天九翅,大姊問京苑老闆有關魚翅的來源和是否覺得食魚翅很殘忍,因為在電視上見到漁民取下魚翅後把活生生的鯊魚身掉回海中的片段。京苑老闆講,他不知道有專捉鯊魚的漁民,鯊魚往往是捕捉吞拿魚的漁民誤捉回來的。從前吞拿魚多,漁船沒有多餘位置,漁民把鯊魚身掉入海中可以理解,但近這十幾年,吞拿魚難捉,吞拿魚漁船往往有多餘空間,而且鯊魚骨,鯊魚肉,鯊魚皮,鯊魚肝等都相當有價值,現在漁民不會把鯊魚身掉回海中這麼笨。再者,除一些品種外,鯊魚的數量其實很多,食鯊魚和食其他魚類沒有兩樣。另外,誤捉回來的鯊魚口中有魚釣,如果法例規定不許捕鯊魚,其實把鯊魚放回海中,鯊魚只會死得更慘。

京苑的老闆娘也講,之前其實收到不少綠色組織的投訴信,投訴擺放在門口的兩排天九翅。老闆心中有氣,說這分明是外國人在歧視亞洲人,其實法國人食鵝肝就真是不人道,但就不找上法國餐館的頭上,卻找上我們這裡來,自己唔食魚翅就大聲夾惡,過分。

對於老闆的話,信不信由你,我直覺覺得如果鯊魚有價,總會有專捕捉鯊魚的人,這是市場定律嘛。其實魚翅間中食下無防,只是水銀含量高,就算鯊魚不瀕臨絕種,捕獵不殘忍,不破壞生態平衡,都是少食為妙。

註:

  • 鯊魚其實有三百多種,現時受《華約》保護的鯊魚為姥鯊,鯨鯊,和大白鯊,鯨鯊和姥鯊是鯊魚中第一和第二體積大的兩種,而且性情溫馴。正宗天九翅則是姥鯊鰭。現在市面上食到的魚翅,主要來自未受保護的大青鯊鰭。
  • 西方人對鯊魚的關注可能源自 Sharkwater 這套影片。這套包裝成紀錄片的影片,內容的真實性有待考證。

格老時代的貨幣政策帶來地產泡沬?

Posted by on 19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格老在WSJ發文:The Fed Didn’t Cause the Housing Bubble ,他為自己辯護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地產價格由長息決定,而聯儲局左右的是短息,所以地產價格的浮動與聯儲局的貨幣政策無關。嘿,這就想鬆人,太便宜了吧。

長息一般代表著資產回報率,但資產回報率如何定出來呢?兩個字:靠估。當全世界一同參與這個估估下的遊戲時,在估錯要罰,估中有獎的情況下,市場可以找到一個圴衡點。聯儲局的貨幣政策,問題出在她擺出一個長期干預市場的態度。當全世界一同賭長息時,不能不理聯儲局積極干預的因素。如果聯儲局的貨幣政策是一次性當然問題不大,但聯儲局擺明車馬會長期干預,就沒有人會視短息如無物。

從我個人的感受,和聯儲局的政策合作,贏面高。當市場見到樓市有可能出現泡沬時,聯儲局沒有指樓市出現非經濟奮,如當年收緊貨幣供應,大家預期就算萬一出事,聯儲局都會出來救市。對著幹的力量成不了氣候,市場機制就不能發揮其阻止泡沬形成的功能了。

再從另一個角度看,行內人指長息,通常是指由十年債券價格derive出來的孳息。換言之,我們要討論的,應從貨幣供應會否影響長債價格這角度入手,雖然當年大學老師說兩者無關,但直覺告訴我money supply 同 bond price 是有關係的,因為有通脹預期,但這個太深,真希望有一天可以向些高人請教一下。

當然,地產泡沬的形成,格老不用付上全保責任。中國大量買入美債,令美債價格保持高位,令孳息保持在低水平,這的確是一個原因。我個人同意如果中國不買美債,美國的地產泡沬成不了,因為美國的經濟在另一個困境之內,就是美元大跌,政府入不敷支。

但即使如此,地產泡沬的形成,格老總要負點責任。

從黑天鵝看信心

Posted by on 19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當年歐洲都從來沒有人見過黑天鵝,歐洲人便認為凡天鵝都是白色這句話是對的。今日我們的經驗多了,知道有黑天鵝,而黑天鵝正好是一個很好的記號,提醒我們憑過去的經驗去作判斷的風險。

舉一個例子,當我們選擇航空公司返香港時,要選華航還是日航呢?我們憑過去的經驗,一般都斷定日航比華航安全,但誰知我們撘的那班機是否黑天鵝?沒有人可以保証甚麼。

當年約書亞帶領以色列攻打亞摩利人時,記載著一件大事:

10:12 當 耶 和 華 將 亞 摩 利 人 交 付 以 色 列 人 的 日 子 、 約 書 亞 就 禱 告 耶 和 華 、 在 以 色 列 人 眼 前 說 、 日 頭 阿 、 你 要 停 在 基 遍 . 月 亮 阿 、 你 要 止 在 亞 雅 崙 谷 。
10:13 於 是 日 頭 停 留 、 月 亮 止 住 、 直 等 國 民 向 敵 人 報 仇 . 這 事 豈 不 是 寫 在 雅 煞 珥 書 上 麼 . 日 頭 在 天 當 中 停 住 、 不 急 速 下 落 、 約 有 一 日 之 久 。
10:14 在 這 日 以 前 、 這 日 以 後 、 耶 和 華 聽 人 的 禱 告 、 沒 有 像 這 日 的 . 是 因 耶 和 華 為 以 色 列 爭 戰 。

我們每一天作的決定,當然要憑自己的經驗和知識,但決定真的做對了,並不代表甚麼。我們的經驗不是真理,甚至牛頓定律也不一定可靠,謀事在人,但成事與否,全在神的掌管之內呢!

不以我們的經驗和知識,以神的話為我們作決定的根據,這是信心(Faith)。

Reference: 何需有另一隻黑天鵝

午夜茶聚

Posted by on 14 三月 2009 | Tagged as: 浩氣

職青團契之後,大家去了星巴克吹水。撞到中學團契四小強,後來還有大專團契中的老人組加入,我們一眾弟兄姊妹佔了五六張枱,熱鬧得很。

和正在讀機械工程的Alan 談了很久,知識的確重要。知識可以專,有朋友對某一課題的認識深不可測,但我自己卻不是這類,多心型。最近有幾個新概念值得記下來:

Dunbar’s number
你在Facebook有多少個朋友仔?根據Dr Marlow的統計,平圴數是120,這個和Dunbar’s Number,150,接近。維繫友誼其實很花腦力,而人腦(neocortex)對處理社交圈子(social network)的能力有一個極限,牛津大學的Robin Dunbar幾年前提出這個極限是148。意思是若果社交圈子去到大概150人以上,人腦就不能支持下去,這個社交圈子就不再穩定。

社交圈也有層次,在facebook,男人通常只會向云云百多個朋友中的7人留言。女性比較多,平均會向10人留言。如果是相向的溝通,如電郵或chat,男人就只有會選4人,女人大概只會選6人。

這回午夜茶聚,人是多,但大家也各自分了三四組,如果團契是一個深交的地方,真是不宜太大組的。講開又講,在美國,200人以下的教會佔了超過九成半,點解?Dunbar’s number是一個很好的解釋吧。

Alternate Reality Game
我還不太清楚這是甚麼一回事,但直覺告訴我這是一個非常有探討價值的題目,現在AR game主要用在宣傳(marketing)電影,電腦遊戲,和籌款上,但我相信有一日AR Game將會成為經濟學的實驗室,值得留意。

Model Behavior
經濟學家如果真的可以叫真人來做實驗當然好,但如果真人用不成,也許可以用軟件代替。既然電影可以借用軟件模擬成千上萬的士兵如何走動,理論上也可以模擬其他情況,如火災時人逃走的路線,甚至經濟決定。

後一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