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008

Monthly Archive

也談政教分離

Posted by on 28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在美國,政教分離的原則是政府不能支助宗教團體,也不能立法阻止宗教活動。不過,由於宗教團體(其實也包括非牟利團體)有免稅地位,這等如全美國人民都在間接支助這些團體,在政教分離的原則下,這些團體就要保持政治中立,例如放棄支持或反對某候選人的權利,否則國稅局可能會挑戰這團體的免稅地位。換句話說,如果某團體本身沒有免稅地位,其領袖是有支持或反對某候選人的權利。

香港有沒有類似的法例我不知道,但在網上中見到一則立法會選舉活動指引的新聞,我相信這指引的原意是防止候選人遮掩選舉開支,但有些情況是不合用的,例如有對新人結婚擺酒,在酒席中講出某某社工如何好人,當年如何幫助男的走出歧途,現在這個社工參選,於是這對新人叫在席的家人朋友投這社工一票,這有沒有問題?

我相信這對新人完全有權利去支持某候選人,如果說他們是違反公平公開的選舉精神,講的人大概沒有深思選舉的意義。候選人想當選就要有口碑和得到各方團體的支持,為此他/她就要做好人,應民意。當他/她當選,應該就能把多數人的民意反映在政策上。這制度不是完美,但這就是選舉制度逹到民主的地方。

金牌代表勝利,拿不到金牌代表落敗

Posted by on 18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我家沒有安裝有線電視,沒有太多機會睇奧運,只能在網上看比賽賽果及相關的新聞報道,偶然會在外父家中看一看電視。

雖然我在美國生活了超過十年,看奧運時我總是幫中國,尤其想有人可以游得快過 Michael Phelps,給美國傳媒一劑冷水。

我對美國傳媒以獎牌總數排位而不忿,作為美國人,我感到美國傳媒有自欺欺人的感覺,如果要計總數,一個比較合理的排位可以是加權計分,例如金牌3分,銀牌2分,銅牌1分,如果以獎牌總數計,金牌和銅牌在獎牌排行榜中有同一價值,這個如何講得過?

記得當年在學校陸運會中有個人組別冠軍這獎項,它有一個計分制,好像是金牌5分,銀牌3分,銅牌1分,破紀錄和社際接力賽也有分,當年我和另一黃社人同得三枚個人金牌,可惜紅社在接力賽中輸了,最終我在屯官七年,陸運會中從來沒有得過個人組別冠軍,這多多少少是一個遺憾。

運動員追求的是榮譽,而運動員要有很強的求勝意志,集中意念在勝利這單一個目標上才能成功。現在回想,當年我總是以勝利為目標,拿銀牌代表著輸給另一個人,心中總是不好受。但有時候,例如去到香港公開賽,金牌自知是拿不到,突破自己,破個人紀錄就成了我的目標。所以如果要排位,以金牌排位最合我心意,要不然就排破多少個紀錄,但奧運會中有很多比賽都沒有世界紀錄,例如足球,藍球,羽毛球等,所以講到底,以金牌排位應該最合乎運動員內心世界的標準。同時,只有金牌得主才可以播其國歌,所以用金牌排行很正常。

對於在WSJ有作者指以金牌排位會導至一些國家削減拿不成金牌項目的經費,從而暗示以總奬牌排位有其可取之處。這是一個頗無知的想法,只要是自由競爭,各國家自會各出法寶,作出對自己最有利的策略。以金牌排位,可能令一些國家避間一些熱門項目而重點開發一些較冷門的項目,從而推動整個運動會的成績上升也說不定。從來在運動比賽中得第一的奬金是第二的幾倍,這何來有問題?

不其然我問一個問題,這是不是美國人受不了自己國家做不成世界第一這個現實?輸是不好受,但這不好受的感覺是進步的動力,若不願接受落敗,設法改善,這個運動員就完了,這國家也完了。

單身人仕「搏升」貼士

Posted by on 16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我單身了幾乎三十年,回想過去,單身其實有單身的方便,無論在事業上還是在教會事奉上,單身的日子有較多時間,現在有了家室,可以付出的時間和心思已大不如前。

自信主後我對事業和事奉的觀念轉變了,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本身既是一大事業,也是最基本的事奉。如果自己的家一團糟,無論在事業上有多少成就,在教會中有多少供獻,這一切都變得黯然無光。但若果事業和事奉平平無奇,但有一個美滿的家,這已足以自豪了。

回想我和太太能夠走在一起,全是神的預備。今日我會認為既然神給我一個做丈夫的位分,我就要好好地做,因為我實在覺得這是天父給我的一個promotion,幾年前大概是天父覺得我做單身漢也算做得稱職,所以放心升我做祂女兒的丈夫(當然,天父也愛我,所以才升太太做我的妻子)。如此類推,如果我做丈夫做得好,下一個晉升的職位,大概是做爸爸了。

不過,主權在神那裡,升,唔升,甚至降級,都在神的手裡。如果是單身,最好是把時間和精神去關心和服侍身邊的人,這是回應主的愛(搏升)的最好方法,回報率比做GYM做FACIAL,買衫裝身等事情上高。單是我講信不信由你,但聖經寫得明白:「操練身體益處還少,唯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唔到你唔信吧!

投機與投資的分別

Posted by on 13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前陣子老朋友寄來一文《投機與投資的定義》(Matthew Williams,信報,2008年8月7日),讀上去很順耳,但其實有可能是一劑毒藥。一個很簡單的例子是幾個月前我買商品,目的是為對抗弱美元和負利率,誰不知一下子商品升得相當急,急到一個地步我認為會跌,作為一個投資者,你說放還是不放?如果我放,是不是代表我短炒商品,是一個投機者而不是投資者?在教會中,我們通常都認為兄弟姊妹宜投資不宜投機,那麼為了要做一個投資者,是不是有九成把握個市會跌都死渣唔放?

投資和投機的定義,老朋友有一個客觀的想法-博弈論界定投資投機-講得相當清楚。另一方面,我覺得很多人都想做一個投資者,而不願成為一個投機者,人有這種的主觀的需要,而Matthew Williams撰文講出一些量度方法,也不是完全沒有價值,但讀者要小心,不要本未倒置,為投資而投資,忘記了投資的目的最終都是增值。

投機與投資的定義,我有一個主觀的分界線,就是有沒有失眠。當年索羅斯年青時(廿六歲)可以拿簽証到美國工作,聽聞因為交易員通常都短命,所以非要年青人不可(arbitrage traders had to be young because they died young),他們短命相信因為壓力大。每個人對風險的反應都不同,如果閣下會因交易而失眠,這交易對於你便是一項投機活動了。

活到老 學到老

Posted by on 13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世界不停地進步,每日都要學新事物。最近給兩個大課題考起,一個是期油(Nymex Crude Future)和現油(WTI Cushing Spot)價格的關係,另一個是美國地產市場的融資過程。

經濟學人有文章提出一個論點:Speculation does not drive the oil price. Driving does.。但甚麼是 “oil price"?

我有一迷思,就是期油和現油價格兩者是沒有關係的。理由是期油價格是由一張張合約所形成,在供應和需求上沒有限際,理論上想點定價都得。但現油價格卻是真金白銀,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地形成,現貨和現金在供應上有一定限際。

當然,以上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最近讀了一些文章,發覺現油和期油的價格關係密切。我想出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原油不像鮮魚難以保存,買家囤積居奇的成本不是想像中的高,如果期油是$126一桶而現油是$123,而囤積的成本是$1,現貨油就有$2的arbitrage空間,直升到$125為止。所以說期油和現油價格兩者沒有關係是講不過去的。其中一個期油的定價關鍵是原油儲量的升跌,如果現貨囤積了但結果賣唔出,儲量上升,期貨人自然醒目知道價格太高,現油格價便隨期油價格而下跌。當然,期油的定價有很多因素(Speculation?),但現貨油的價格跟著期貨油走這立論應該錯不到那裡去。

美國地產市場的融資過程在網上讀到一文

You Cannot Make Everybody Happy II

Posted by on 12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經濟學建立在三個重要的預設上,一是資源有限,二是慾望無窮,三是人會作最利已的選擇,所以“You Cannot Make Everybody Happy”這句話從一經濟教授的口說出來別有一番意思。在工作中我們自不能令所有人都快樂,到要作最利已的選擇時,第一重要當然是討波士快樂,這個天經地義。但這個選擇的課題不是經濟人所獨有,基督徒也有,不過進路不同,今日華哥寄來一篇短文:

「父子騎驢」的故事人人聽過,卻又是如此歷久不衰。它敘述到一對父子牽著一頭驢子進城,一路上令他們苦惱不已,父牽驢、子騎驢,人說子不孝,子牽驢、父騎驢,人說父不慈,兩人一齊騎上驢,又有人說虐待驢,索性兩人都不騎,卻又有人評如此要驢何用?

這讓我想起音樂界有句諺語:「如果你想成功地領導整個樂團,你就必需背對群眾。」可不是嗎?一個樂團指揮如果不時地回頭看觀眾,如果在曲目中太在意每一位聽眾的或一皺紋或點頭稱是,心情必然隨之起伏,如何能心平氣和、全力以赴地指揮好整個樂團呢?唯有暫時背對群眾,專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方能有好的表現,曲畢,群眾自然會報以熱烈掌聲。

人生不也如此嗎?人若要成大事,有時就必需要有「背對群眾」的智慧。群眾是多元的,有人總是恭維、讚美你,卻也有人總是習慣講些洩氣話。恭維、讚美的話聽多了,一不小心,會迷失了人生原本應走的方向;洩氣、負面的話聽多了,更可能令你的信心大受影響。

必要時,唯有暫時「背對群眾」,暫時迴避來自群眾的讚美或批評,避免自己被群眾的聲音給牽著走,避免自己過於驕傲或過於喪志,甚或無所適從。專心聽主的聲音,專心完成上天託付給你我的任務,專心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方能做大事。

親愛的朋友,您的人生常被眾人的七嘴八舌給牽著走嗎?「如果你想成功地領導整個樂團,你就必需背對群眾。」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專心完成眼前的任務,必會讓您的生命樂章更加動聽。

這篇文提醒我一件很淺白的事,我的頂頭波士不是為我寫工作評核的上司,也不是決定我事奉岡位的牧師,而是給我新生命的主耶穌。到要作最選擇時,能以討主耶穌的喜悅為大前題,我相信這就是智慧。

跌眼鏡

Posted by on 05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今日FED來一個以不變應萬變,保持利率不變。老朋友的大膽估計證明是太大膽,而我更是明明確確睇錯市,一枱玻璃碎。

有趣的是美元並沒有立即下滑,而油價也沒有立時上升,這正好是鬆人的時候。既然伯老你要放銀根救經濟,視通脹如無物,我當然會配合來個SHORT美元LONG商品,按步入股,以防他日通脹你們壓不住,我們辛苦儲下來的購買力也不至於被侵蝕。

我和老朋友跌眼鏡,主因大概是我們似學者多過似投資者。為了美國長遠利益,從學術立場加息應該是比較好的做法,但FED今日要平衡各方壓力,保持利率不變我可以理解,但我不能不說本人(也許是很多人)對FED的獨立性和公信力打了一個折扣。

You cannot make everybody happy

Posted by on 04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我曾經幫UH的經濟系做網頁,當時的Department Head 時常同我講我不能令所有人快樂(you cannot make everybody happy)。他的意思是當有人對網頁有意見/批評時,我不用介懷(引申意思是:我只要照他的意思做就可以了,其他教授的意見我可以不用理會)。

其實做網頁如此,做宣傳片也是如此。在不能滿足所有人的願望下,這是就業團契宣傳片終極版:

就業團契宣傳片

Posted by on 02 八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有好多野都係迫出黎。如果唔係受團契所托/迫,我都唔打算學Video Editing,因為太花時間。但所謂眾志成城,身為團契一分子,既然大家都有心做好一件事,我實在想不到說不的理由。

攪左成日,終於摸識如何用Windows Movie Maker… 這是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