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2008

Monthly Archive

Aloha Airlines 結業

Posted by on 31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aloha_airline_shut_down.png想不到Aloha Airlines真的要結業,本來以為夏威夷洲政府會出手幫忙,但最終都是要關門大吉,心裡為那三千五百多名Aloha Airlines員工和其家屬著急。突然面對失業並不好受,希望他們都能夠找到一份更好的工作。

Aloha Airlines 結業,原因很多,但不能不否定go!Airlines 自2006年發起的減價戰是主因,商場如戰場,夏威夷洲政府不出手幫助是明智的,也許他們以為先結業的是幾百員工的go!,想不到是Aloha。

現在洲政府一下子要面對這支三千多人的失業大軍,對夏威夷的整體經濟打擊很大。失業金事少,失信心事大。但長痛不如短痛,有工會的企業是救不過的 。go!去年損失二千萬美金,而Aloha同Hawaiian共損失六千五百萬。擔心的是三千多人的工會有一定的政治力量,洲政府最終會否用大眾的錢去救Aloha,也不到我去理了。

一年前我失業的時候Aloha Airlines 都有招請網業程式員,可幸我當時對旅遊業有陰影,沒有考慮。 旅遊業競爭很大,而且很受外圍因素影響,例如油價,匯價,國家安全政策等等,就算自己的生意運作良好,一失天時,英雄也一籌莫展。

現在我能轉行到電訊業,這行競爭大,但需求相對穩定,一較高下的是企業的運作效率,就算輸也輸得心服。見到Aloha 結業,心裡為自己可以轉行而感恩。

從美國的金融危機看人性的敗壞

Posted by on 25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最近一期經濟學人雜誌撰文十多頁解釋最近美國金融危機的因由,而老朋友亦發文提出了『道德風險』這概念。是指各大銀行

好景時把槓桿的好處用盡,以便取得最大的利益,業績好時分紅亦多,但萬一出事,已經是全世界的事,聯儲局不得不理,乾脆由別人承擔。

今日美國的金融危機,十分相似當年日本的地產泡沬爆破而促成的金融危機,可幸的是美國的地產泡沬沒有吹得那麼大(相對於GDP),破也沒有破得那麼傷。高盛估計是次地產泡沬爆破強度大概是失去最高峰時地產市值的四分一,這大概等如一萬一千億美元,亦相等於8%美國的GDP,其中有超過一半由海外投資者承擔,美國人大概損失3%的GDP。

銀行家的貪,以至全世界人受害,大拿拿一萬億,你說可惡不可惡?

美國的金融危機,聯儲局有甚麼方法應付?正如老朋友所言

作為央行,聯儲局在金融危機出現時,不得不伸出援手,以避免資金緊張,但短期的方案根本無助於長期樓市結構性下跌的大趨勢,聯儲局目前的角色相當被動,主席貝南奇給外界的感覺是無能為力。

我認為美國目前有幾個目標要達到:
第一,保持地產格價穩定以支持銀行的地產抵押品,讓信貸市場繼續運作。
第二,保持美國經濟增長,讓市場盡快消化過剩的地產供應。
第三,美元回升,吸引海外投資者持有美元資產。

理想還理想,怎樣做是沒有太多辦法,其中一個可以想到的方法是快快撤軍,盡快做到財政平衡,挽救美元。另一方面把省下來的軍費用在美國本土的機建,通訊建設,科技研發等方面,以改善美國的失業率和強化整體競爭力。

事實上這些已經不再是聯儲局的事,而是白宮的事。但投資者要面對道德風險,選民亦然。

撤軍,財政平衡,强美元,會導致資源再分配,以至有人得益,有人受害,就算得益的比受害的多,當政者不一定會採用,而會揀對自己有利的。可以想像,西方社會一直引以為榮的自由市場和總統選舉,說穿了都不能保証人類有幸福。

歸根究底,正如聖經所言,世上連一個義人都沒有。人心唔改變,甚麼制度都有缺憾。難怪耶穌道成肉身,擁有無上權柄,但他沒有處理經濟問題,沒有處理政治問題,他來不是要改變世界,而是要改變人心。

我的一個人生弱點-英文

Posted by on 17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最近一位藝術家朋友(王太),介紹一個很有趣的網誌,是針對想學好英文的香港人。推介這篇:大師學寫英文

我的英文實在差,在美國的大學浸了好幾年,文法還可以,但生字還是識得少,講又講得唔標準,睇又睇得慢,完全是一個人生弱點。在美國工作的我,英文根底弱是事業發展的大障礙。開會時,聽得明七成,表達得六成,如何表現自己?

其實身在美國要英文好不難,只要唔講中文只講英文,兩年後英文一定好。

英文這東西,愈平易自然愈好,愈少粉飾藻麗的句子愈好,愈近清順口語愈好,愈能念出來順口成章愈好。中國人寫英文,能寫到這個地步的就不多。(怎樣把英文學好-林語堂)

但這個代價很高,我付不起。食幾多著幾多整定,算吧。

但我覺得香港人學英文被標準/試題局限了,學生上英文課,不是被指這裡讀錯,就是那裡寫錯,如何有心機?有詩為證:

積積復積積,唔識就唔識
測驗夠刺激,居然無題識
上堂聽唔識,搗亂多款式
自修一樣識,睬佢都生積
生係中國人,死係中國魂
要我學英文,梗係冇可能
英語唔合格,更顯我性格
數學唔合格,老師負全責
語文唔合格,咁我冇辦法
考試考得好,全靠隔離好
考試考唔好,隔離唔識做

中英數都是重要的語言,但香港學生總是把它們和考試連在一起,而忽略了語言的意義。語言是活的,不停地變,最重要是能否有效地溝通。

文法,讀音,用字是必須的基本功,但只是枝節,有了內容,有組織,有insight,用甚麼語言表達都可以。正如同一個Algorithm,我可以用六七種不同的語言去寫,合法的code是必須的,但一堆compile/interpret成功的code,可以全無用處,重點是Algorithm。

語文的基本功是急不來的,最好從少就開始學,但大部分上一代的香港人英文都唔好,生活又無太多機會接觸好的英文,大家為了考試過關,苦無對策之下唯有求諸旁門左道的補習名師,結果走火入魔,本人深受其害。

當年我初到美國,堂堂一個香港大學生寫一篇十多句的Journal,竟然無一句過關,句句都有英文老師的紅筆,之後日日寫,日日改,老師總是評我的句子awkward,待了兩年才有點起色,但就算到大學畢業時,重要的Paper都要先給助教改完才敢交。今日在公司寫電郵,只夠膽用短句。

無論中文還是英文,真正重要的是清析的思維和洞察力,這門學問需要做足一生,但我深信多寫多讀,語文自然會好。這個BLOG我會用多點心機寫。

世界局勢緊張,夏威夷經濟受惠

Posted by on 14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今日新聞報導美國陸軍正在考慮增加二千軍人駐守夏威夷,會不會成事要先做環境評估,但我一直都想知道夏威夷的軍人連家屬大概有多少,今日終終找到一些官方數據

自九一一之後,夏威夷的經濟沉了一年但之後強勁反彈,而本來唔太塞車的公路,越來越塞。

原來單單在二零零二至零四年,夏威夷的軍人及其家屬人數由八萬一千六百增至九萬九,而且這幾年一直在升。不難理解這幾年為何H1會如此塞車和在Ala Moana會這麼難搵車位。我相信軍人連家屬在夏威夷的人數現在有十二萬,加上本地人口九十萬,檀香山現在很可能有一百萬人。

us-dept-of-defense-personnel-in-hawaii-2004.png

所以美國經濟衰退,夏威夷不一定會被波及,要視乎五角大樓的軍事策略。中國,北韓等國家愈多軍事動作,夏威夷的駐兵便越多,經濟亦會越好。

economic-impact-of-millitary-expenditure-in-hawaii.png

美國財赤很大原因是軍費的超大開支,所以軍費越大,財赤越大,而財赤越大,美元越弱。而夏威夷的第一工業旅遊業,自然會因弱美元而受惠。資料顯示夏威夷最近幾個月多了不少澳洲遊客,所以信不信由你,夏威夷頭兩大工業都會因世界局勢緊張而向好,利好整體本土經濟。

美式燒肉 – Shore Bird

Posted by on 14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阿袓前幾日在報紙剪了一張Shore Bird半價優惠券給美嫻,昨日我們和細妹一同去見識見識。半價是有條件的,就是要八點後坐低,並每人起碼要叫一味。

他們的特式是有一個自助沙律吧,和一排燒烤爐,客人叫一塊肉後,自己落調味,之後自己燒。

可惜我們唔知頭,唔知路,以為八點到立即可以坐低食,誰知要等到八點半才有位。

燒烤前:
dsc00375.JPG

燒烤後:
dsc00378.JPG 美嫻的New York Steak

dsc00380.JPG 我的西冷牛扒

dsc00382.JPG 細妹的Mahi Mahi

也許太夜食飯,美嫻食完唔太舒服,更不幸是她第二餐帶飯要繼續食。

買樓好過買股票?

Posted by on 13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前幾日,老朋友看了我寫的那篇《美國人要買美國樓》,給了我一些意見。我想了一段時間,都是覺得在美國有正職的人,買樓比買股票化算(我所指的買樓是一間間的樓,而不是REIT指數)。我想到三個原因:

第一,買現貨樓作為投資用途的槓桿比可以去到五倍(20%首期),而股票通常只可以有兩倍。
第二,現貨樓的租金收入,有可能透過會計上的折舊而避開,但股息的稅負,避無可避。
第三,買現貨樓可以交給管理公司代勞,通常是10%的租金(可扣稅的),以租金供樓,等物業慢慢升值,自己不用操心,可以專注事業,家庭和教會。但買股票如果長期持有,自己雖然可以專注工作,但就做不到槓桿,如此就比不上收租物業經槓桿放大後的回報。如果股票要做到槓桿五倍以上,就要用引伸工具,例如期權、窩輪之類,但這些不能長期持有,而且很花時間,又不能避稅,對大部份美國打工仔都不合適。

當然,如果你不是住在美國,又或者不是一般中產打公打,這是另一回事了。而事實上,此做法風險其實很高,萬一樓市低迷又遇著失業或疾病或意外而失去入息,付不起租金與供款之間的差價而被銀行收樓,這很可能會破產。

美國人要買美國樓

Posted by on 10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上星期四,阿祖夫婦請我和美嫻食日本菜,美嫻大病初愈,食這餐其實是捨命陪君子,她第二朝上班不久,就感到不適要回家休息,可憐。我不禁有點內疚。

阿祖夫婦請我們食飯,是因為他們不想我們如他們當年一樣,錯過買樓的機會。

前幾年我在信報月刊讀過一篇曹仁超分析美國樓市的文章,我沒有細心思想,只記著他的結論,就是住宅物業的長遠回報大概是每年5%,只能做到保值,如果不是自住的話,買樓無著數。但從實際觀察,曹SIR的結論好像不對,因為我實在見到美國有不少以物業致富的人。

前一年林修榮先生為夏威夷中信開了一個有關置業的講座。曹SIR這個迷才打開,曹SIR沒有錯,因為他不是美國人,海外投資者投資美國物業也許無著數。

美國人在美國買樓就不同。原因有幾個:

第一,在美國買賣股票要付很高的利得稅,一般是30%左右,所以短炒股票長遠輸定!但買樓就不同,有很多稅務優惠,如第一間物業如果住滿五年,有五十萬利得稅免稅額。又或者如果物業是用來出租,大部分租金收入可以用物業的折舊或其他開支去底消,相比起做定期的利息收入要付入息稅有利。

第二,在美國買第一間樓的首期只須5%,這等如有二十倍槓桿作用,比買賣股票的50%孖展高十倍。第二間樓的首期是10%,第三個或以上首期是20%。所以就算平均回報只有5%,但20倍放大後就是100%了!(所以收入愈高,按揭就愈大,講到尾都是個人生產力是第一重要。)

第三,供樓自住的利息可用來扣稅,由於頭幾年95%以上的供款都是利息,這等如政府送你七折供樓,何樂而不為?

阿祖夫婦當年遇到夏威夷的樓市低位而沒有入市,今日回看,如果他們當年用一萬元首期買一間廿萬的樓,五年後的今日,這間樓市值四十萬,一萬蚊投資,五年後,賺了廿萬,這等如平均每年回報82%,並且完全免稅,很明白他們為何會苦口婆心的勸我們早點入市。

想真,買樓不一定要給20%首期,如果收入穩定,唔用多點槓桿其實很笨。

今年的投資意念

Posted by on 07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正如我之前提過,在美國最好的投資第一是個人的生產力,第二是買樓,第三是在退休戶口(401K/IRA)買賣証劵。

買樓我之前提過,今年夏威夷的樓價下跌機會比上升的機會高,因為樓檟超過了購買力,所以還是等一等好。不過就算跌,都不會大跌,因為檀香山始終地少人多,除非有大量資金突然離開(如大減軍費/天災),我估計未來一年檀香山的樓價會下跌2-3%。

至於証劵方面,正如老朋友所然,弱美元是大勢,而我估計美國九成會面對滯脹,現在投資美國股票無著數,所以我都睇好商品市場,這幾隻商品指數ETF可以考慮(RJIDBCGSG)。

最近美元對日元跌至102,美元和日元的息差現在有二厘半,用50%孖展LONG美元,有5%息差,再加上美元本金3%的利息,年息共有8%,當然,美元今年有可能會再減息半厘,但再減的機會不大,所以年息也有6%,如果一年後新總統上任,美元奇蹟地升回112左右,財息兼收16%,也是一個好過做定期的方法。

當然,為何要LONG美元而不索性LONG澳幣SHORT日元用50%孖展年賺14%息差?第一,澳洲的經濟我不熟,不熟不做。第二,美元匯價與商品市場有相反關係,買個保險,萬一美元轉勢回升,商品格檟下跌,商品市場的投資失利也有匯市補救,不至一鑊熟,有對冲作用。現在要買賣外幣也可以用ETF了,日元的ETF是FXY。

禍不單行

Posted by on 06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這回到美嫻她病了,幸好她的病徵和我的大致相同,她辛苦了一晚,今日好多了。我比她幸運,因為是我先病,有了經驗,少了一分擔心,她不用看醫生,連醫藥費都慳番。

本來要好好休息的一晚,誰知半夜聽到睡房外傳來「自」「自」聲,忍不住,三點幾「的」起身查個究竟,一行出房門就知賴野,一腳都係水,追查「自」「自」聲的來源,才知廚房水盆下的水喉裂出了一個小孔,熱水噴射出來。

本來這正好是我發揮男子氣概的時候,就是把水掣關了,但我出盡力,水掣轉都唔轉,熱水噴到我一頭濕哂都無能為力,死死地用布包著水管,下面放個水桶,每半小時起身一次換水,等到八時,打電話給大厦的經理,他們一到,一手就把水掣關了,真失禮。

苦了太太成晚無得訓,我是不是要去健健身舉舉重呢?

好薯好薯?

Posted by on 05 三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在廣東話中,如果形容一個人「好薯」,通常都是指這人外形老土,守舊,無品味之類,是貶義詞。表面下薯仔的外形並不討好,但內裡其實是寶,對人類的文明有很大貢獻。

薯仔生在地下,比起粟米,小麥,和稻米粗生,天氣反常時,出產依然相對穩定,而且佔地少,人工更少,加上熱量高,是一等一的好糧食,不能不讚嘆神做物的偉大!

歷史學家認為,英國的工業革命之所以發生在北部,有兩個重要因素,其一是北部有煤,其二是北部引入薯仔為食糧,可以把省下來的農地和勞動力轉去工業。沒有薯仔,可能沒有工業革命!

薯仔不久便成為愛爾蘭人賴以為生的主要食糧,到了十九世紀,英國的地主為防止食物和土地的價格下跌,想阻止小麥入口,但1845因薯仔病了而大量失收,餓死了一百萬愛爾蘭人,英國不得以要開放小麥入口,經此一役,鋪平了英國行開放貿易政策的路。

到了二十世紀,麥記的薯條,卡樂B的熱浪,KFC的薯蓉,尤其麥記薯條,可以說是世界的共通語言,對地球一體化,薯仔也可記一功。

薯仔對十八世紀的工業革命,十九世紀的自由貿易,二十世紀的世界一體化都有貢獻,但薯仔的之所以能傳入歐洲,其實背後犧牲了整個印加的文明,這個故事可以在這裡找到

今年是國際馬鈴薯年,平平無奇的薯仔,其實是精華內斂,當被別人指自己「薯」時,記得回一句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