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 2008

Monthly Archive

食物中毒的一天

Posted by on 29 二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我一向都愛食魚生,每個星期我都有個Lunch特登去食一客SPICY AHI,不知是不是這客SPICY AHI有問題,飯後三點幾我開始發冷頭痛,速速請假回家睡覺,晚上九時許忍不住,飲了一口水就嘔,成客SPICY AHI嘔返晒出嚟,之後還骨痛(真不知道為何會痛得如此厲害)。足足一晚又餓,又痛,明明無力,但有忍不住要“典”來“典”去,還苦了身邊的太太,陪我無覺好訓。

幸好天光不久,太太請了一日假,做了我一日的私家看護,幫我預約,車我睇醫生,斟茶遞水,隨傳隨到,就如奉旨一般。有太太在身邊,病都不是這麼可怕。

註:原來細妹也有相當食錯野的經驗,還給了我不少貼士,謝謝!

夏威夷樓市分析

Posted by on 27 二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上星期五,就業團契請了一位另一間教會的弟兄來,講了一些在夏威夷買樓要知的事情。

買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第一問題是錢,第二問題是心理。如果有大把錢,心理問題輕點。但如果買樓買得好盡,例如要用到一半以上的收入去供樓,心理問題就大了。

今日做了一些研究,想預測一下夏威夷的樓價走勢。我是城市人,喜歡住樓(condos)而不喜歡住屋(house),所以我的資料只在樓房。

根據小弟的理論,樓價主要受四個因數影響:收入,人口,預期和供應。

夏威夷2006年的實質家庭收入中位數大概是六萬一千,而2006年的樓房交易價中位數是三十一萬

夏威夷的人口數字其實是一個迷,因為沒有人知道夏威夷有多少軍人,我相信駐守在在歐湖島(Oahu)各軍事基地的軍人由一萬到十萬都可以,而歐湖島的人口大概是九十多萬,加入軍人,總人口可能超過一百萬。由於軍人的數字浮動很大,我相信歐湖島的駐軍數字是影響樓價的一個重要因素。軍人不一定會買屋,但有很大部分會自行租屋,而他們在夏威夷的種種消費,會正接影夏威夷的市道,而間接影響樓市。如果不理軍人數目,夏威夷的人口每年有大概1%的增長

自2006年起,樓房交易數量開始下跌,我相信這是市場對樓市抱觀望態度的象徵。

對於供應我一下子找不到好的樓據,但從肉眼所見,這幾年單單在檀香山(Honolulu)就有不少新的住宅落成,我估計市場大概多了一千至二千個單位,而新入伙的住宅晚上燈火並不通明,空置率大概有40%。但整體而言,檀香山的地還是有限,不會有供過於求的情況,樓價不會如美陸一些地區,一年暴跌30%。

我做了不同的比較,最後覺得最能解釋夏威夷樓價的,是本地人的樓房購買力與實質樓價的分歧。當實質樓價高於購買力時,樓價就會轉勢向下。

condos_analysis.png

購買力的意思是以收入中位數扣去20%交稅,把餘下的的三分一去供樓,以三十年的定息按揭計,加上20%首期,最貴可以買到的樓的價格。

兩種反叛

Posted by on 21 二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聽聞在美國,有一母親等其十四歲大的女兒回家,等至凌晨一時左右,聽到門外有車聲,在窗外見到有一少男送女兒回家,離開時還在門口親熱。女兒入門後,母親問女兒那男子是誰,女兒不理,直入房間,母親追問下去,女兒對母親說他是誰與你無干,母親打了女兒一巴,女兒立時離家,一小時後,有警察拍門,把母親帶走,之後法庭判母親打女兒有罪。

這是一個十分有趣的問題,法庭判母親有罪對不對?我不能說法庭判錯,因為在美國母親確實沒有權打女兒,但另一面又覺得法庭這樣判有問題!因為在我的意識中,教養兒女是家長的責任,而適當的體罰是教養的一個好方法,所以家長是應該有權體罰兒女的。但也許美國離婚太普遍,兒女往往不是親生的,並且有太多虐兒個案,可能是這樣,政府只好一刀切,父母一概無權打仔女。

兒女有自己覺得有的權利,父母一樣有自己覺得有的權利,如果反叛是做一些別人認為無權但自己覺得有權去做的事,這母親明知不可體罰女兒,但一氣之下照打可也,法庭判這「反叛」母親有罪,法庭有理。

香港的離婚數字聽聞越來越高,家庭暴力,虐兒虐妻等情況一日多過一日,信不信由你,如此的「反叛」母親,香港會越來越多。

情人節的禮物

Posted by on 21 二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今年情人節沒有送花,送花感覺不太實際,但如果送錢,又沒有多大意思,最後送了這盒包裝精美的黑朱古力士多啤梨,又得體,又有得食。

img_2213-0000-0001.jpg img_2219-0000-0000.jpg img_2198-0000.jpg

黑朱古力士多啤梨最吸引是"after taste"。把士多啤梨吞落肚之後,留在口中的士多啤梨香味和黑朱古力的幼滑混成為一體,令人回味無窮,有甜有酸有苦有清香,在情人節食,點滴在心頭。

也談藝人私隱被公開事件

Posted by on 19 二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報導新聞不能否定是一門生意,最近有香港藝人的私隱被公開,相信最開心的是娛樂記者,第二是欣賞這場真人show的廣大觀眾。

從來不明白為何真人show會如此的有娛樂性,但最近看了兩集American Idol和不同的遊戲節目(e.g. Deal or No Deal, My Dad is better than Your Dad),十分吸引,吸引的地方不單是因為參賽者的歌或遊戲本身,而是參賽者的心。他們流露出的表情,對答,和一段段背後的小故事,都有很高的娛樂性。相比起香港的第N屆新秀歌唱大賽和種種遊戲節目,荷李活懂得加入真人show原素,高明!

香港的電視台搞不出真人show,但這麼有娛樂性的節目,廣大觀眾卻可以在娛樂新聞中找到類似的「產品」。客觀地分析,公眾人物的私生活是有市場價值的,就好像水中的魚或山中的礦一樣有市場價值,而狗仔隊就是靠個這些資源開飯。但公眾人物的私生活(有市場價值的資源)是由誰所擁有?
狗仔隊不會覺得自己是一個賊,因為他們覺得公眾人物的私生活是由公眾擁有,好象公海中的魚,人人有權下網,他們甚至有他們的一套理論去支持。而公眾人物自然認為自己的私生活是自己山中的礦,狗仔隊未經同意擅自開採,是賊。產權界定得不清楚,誰是誰非是一個產權問題。

但今次事件的視象內容,絕不會是公眾有權知的範圍,藝人的私隱被侵犯,我相信他們精神上的傷害近於被人強姦。在道德上就像一名妓女被強姦,最壞的是強姦犯,第二壞的,是加重受害者傷害的傳媒和廣大觀眾。受害者的個人道德是另一件事,在這件事上不能因為受害者的職業有兩重標準。

這些藝人的私生活,有些家長不知道如何教導孩子。這其實很簡單,家長自己樹立一個好榜樣,以身作則,不看娛樂版,並教導孩子不拜偶像就可以了。

總統日的聯想

Posted by on 18 二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是誰殺死美國總統甘廼迪(J. F. Kennedy)?官方的答案是:Lee Harvey Oswald,但我不相信他是兇手,因為就算是美軍第一狙擊手也辦不到的事,何況一個沒有受過嚴格狙擊訓練的Oswald,至於所謂兇器(1940年意大利製的舊式步槍)可否在幾秒之內連發三下也是疑問,更可疑的是Oswald在案發兩日後被另一人(Jack Ruby) 殺死,而這人不久亦死於獄中,聽聞採訪過Ruby的記者,不久都死於非命,這一切很難令我相信整件事沒有其他勢力參與其中。真相可能永遠不會有人知道,其望到2047年,相關報告解密後,世人可以得到較多資料。

最近美國總統候選人的初選成為新聞焦點,但美國的政壇在我心裡總有一個黑暗面,從1963年的甘廼迪遇刺到今日的伊拉克戰爭,當中充滿不可理解的所謂「事實」和「真相」,民主國家又如何?選舉可能只是官商勾結的較量。今日的文明世代,「事實」都可能只是一個會因著時間而改變的名題。

突然想到兩千年前的羅馬政府,當年耶穌基督的復活,只有兩個可能,有發生過或是沒有發生過,我很難明白為何今日這麼多人不願意接受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這個事實,但想深一點,要証明一件「事實」,其實絕不簡單。官方的答案是耶穌沒有復活,你信嗎?我不信。

人工智能下的藝術品?

Posted by on 12 二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在大學時期,我同時修兩個學位,電腦和經濟。當要擇電腦班時,我全都揀學術性而非實用性的班,其中兩班是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的領域很廣,那兩班只包含了一些皮毛,但我已經怕了,因為真的很難!比經濟學的International Trade還要難。

老朋友最近寫了一篇文,題為豬去鼠來話紅盤,投資分析似藝術。投資分析的確是門藝術,好像影評。影評可以講一部電影的好與不好,但一部「好」電影不一定有好票房。票房數字是客觀的,一部電影受歡迎可以分析其中原因,但可否事前就分析得到票房數字?這個很難講,我相信理論上是可以的。

這個就如預測天氣或預測一件新產品的銷售額,「理論上」是可以凖確預測的,但由於真實世界太複雜,就算再快的電腦也不能處理所有數據,氣象學家或市場學家必要把真實抽象化,建立一個較為簡單的模型,簡單到令電腦可以在合理的時間內計出結果。

把真實抽象化很考人,人工智能的強處是讓科學家可以盡量模疑真實情況,讓「人工智能」在一定的時間內找出相對最好的結果(local optimum),「人工智能」也有高低之分,高者,是local optium近於global optimum的機率較高,要證明是數學問題也是我怕的地方。但這不是最難,如何收集可靠的數據,更難。

寫投資分析是一回事,設計投資組合是另一回事。我覺得前者是藝術,後者是科學。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可以設計投資組合,但要寫一篇投資分析出來,恐怕主再來之前也做不到。

處理失敗與空虛

Posted by on 08 二月 2008 | Tagged as: 浩氣

從小三到大一,我都是短跑運動員,當站在跑道上聞到跑道的獨特氣味,聽到看台傳來的打氣聲,見到對手的氣勢,心跳加速 。當司令員講「各就位」時,體內就有股力量準備爆發出來。這股力量爆發完畢,可以是勝,也可以是負。勝開心,負不開心,但這不開心的感覺反而令我的人生更積極,是我更努力練習的動力。

沒有人喜歡失敗,而處理失敗有兩種方法,一是面對,二是逃避。兩個都是方法,有時候是逃避好,有時候是面對好,只有一味的面對或一味的逃避是明顯不好。我傾向面對失敗,而不想逃避,因為「唔怕輸」這態度很英。

所謂逃避失敗就是放棄目標或自定遊戲規則。對於那些明知是不可為但又死咬不放的人,逃避,是好方法。例如痴心女愛上浪子,痴心女可以對浪子死心(即放棄目標),或另覓新歡(即自定遊戲規則)。只要不是一味的逃避,說穿了,逃避只是休息。

在社會工作和在運動場上賽跑是兩碼子的事,如果工作是上班下班等出糧,這工作環境沒有明顯的勝敗,但有明顯的空虛。我不能為空虛下一個定義,我的感覺是空蕩蕩不知道自己的位置,不知道自己走的方向,不知道做的有甚麼意義,這感覺很難受。處理失敗我有方法,但處理空虛我還未有辦法 。

「採菊東蘺下,悠然見南山」,這種沒有爭競,沒有勝敗,平靜無我的境界,有很多人嚮往,甚至覺得這是最理想的人生,但如果一生都是如此,就不見得有甚麼好。我還是喜歡「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這種心境,雖然不開心,但起碼目標明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