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 2007

Monthly Archive

品紅

Posted by on 20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浩氣

我一向唔飲酒,但最近聽聞飲紅酒對身體好,我在信報月刊中又經常見到麥SIR講紅酒,興之所至,今日在 Foodland 買了一支 Napa Landing 2005 Merlot,是否好酒,下回分解。

dsc00285.JPG dsc00284.JPG

結婚相

Posted by on 10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浩氣

花了很多時間整理結婚相,最後還是不理這麼多,把主攝影師 Geroge 的相,隨意每六張選一張,和副攝影師 Eric 的全部相放入相簿。原本的相大概3MB一張,太大了,要改像素,還要把相轉正,相當煩,幸好有 Picasa2

但將數百張相上傳後再整理亦相當費時,把心一橫,改用另一個相簿plugin,東改西改,現在見人了。

從思考到思考之上

Posted by on 09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浩氣

最近好友送了我三本李天命的書,隨手拿起《從思考到思考之上》,一看,感受良多。只是苦了太太,因我經常活在自己的思想世界中,少了和她談話的時間。

第一次看《李天命的思考藝術》在中五,當時似懂不懂,但因他批判基督教的教義,我也似懂不懂的在他行列之中,甚至努力「點化」基督徒。

我打從心底喜歡李天命這個人的言行一致和幽默感。他自認是一個懶散的人,今日看李天命的新作,在書中没有甚麼新發現,舊酒新瓶不是言行一致的好明證嗎?但他的幽默卻一如往昔,雖然是舊酒,但一樣讀得過癮。

本來想寫寫一些反駁李天命的對基督教教義的批判,因為心中實在有點氣,但一想起李天命的話:「只要你心中的目標,價值觀都超越他的話,無論他說什麼,你都不必理會,無須讓他『碰』到你。(1)」他說得對!我何必生氣呢?李天命的人生目標和價值觀在我看來好像一個三,四歲的小朋友,他亂插嘴說我不對,我何必理會?

這樣一想,不但氣消了,還有點沾沾自喜。雖然心底覺得這樣想有點不妥,但又實在過癮,也許這就是李天命的魅力所在。

(1)李天命-《從思考到思考之上》 P.24

因果

Posted by on 07 七月 2007 | Tagged as: 浩氣

信報六月十六日(我結婚的那天),有一書評《從黑天鵝,我看到因果》,麥稻兄談 Nassim Nicholas TalebThe Black Swan –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Taleb 通多國語言,甚到能讀古希伯來文,拉丁文,希臘文等,一句到尾,勁人一個!

因果的本質
我對因果,有這樣的理解:
1)有因果,因為有律。没有律,就没有因果。没有律,代表事情是盲目隨機地發生。律是客觀存在的東西,没有律,可能是它真的不存在,也可能是未被發現。
2)有因果,因為有時間。在永恆的國度中(科學一點,也可以是在黑洞中),没有時間,也就没有因果。

因應不同律的對象,因果有不同意義:

因果是科學
例子:水向低流,因為地心質量高。
自然的律由神掌管,十分可靠,但歷史中的神蹟,代表著神的心意,當中的意義重大。

因果是意志
例子:太太面黑黑,因為我整夜看《倪臼說三道四之真愛》。
女人心,海底針,如果我是看《倪臼說三道四之偷情》,她面黑我還可理解,我看的是《倪臼說三道四之真愛》!仍面黑,自由意志,深不可測。

因果是小數服從多數
例子:股市上揚,因為資金流入多於流出。
一個人的脾性也許有跡可尋,資金流向,是千萬人的意志的較量,有如風向,自由風,自由瘋,來去難測。

因果是一廂情願
例子: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今日不報,時辰未到。
義人為何受苦?聖經中的約伯記也好像没有給與答案。其實是善是惡,是福是禍,在乎人是否認識真理。

隨機是一個很深的問題。信不信由你,六合彩攪出1 2 3 4 5 6的機率與攪出4 8 10 15 35 45的機率是不同的。前者比後者的機率低!這是我在 ICS 471 (Probability, Statistics, and Queuing) 中老師在堂上與我們討論過的,可惜我的數學底子不夠,追不上他在投影機上寫的東西。但單憑常識,都知道這是可信的,話明是隨機嘛,就是要避開(discriminate)1 2 3 4 5 6 或 2 4 6 8 10 12這類可以概化(generalize)的字串的出現,若不,這就不是「隨機」了。

因果與人有莫大關係,人心是否可以猜度?在經濟學中,是肯定的。但在現實中,又是另一回事。以己力面對無常(科學一點,也可以是蝴蝶效應),就算如劉德華演的大隻佬能看到因果,又如何?張柏芝演的李鳳儀還是要身首異處。耶穌教導世人要愛仇敵,公道與否,是神的事。所羅門言之:「敬畏耶和華是智慧的開端;認識至聖者便是聰明。」謙卑下來,以信心接受神所啟示的真理,依真理而活,自能安然對因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