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城大事

Archived Posts from this Category

偷情 2

Posted by on 31 三月 2010 | Tagged as: 小城大事, 散文, 浩氣

偷回來的東西特別好,有三個原因,一免費,二刺激,三有成功感。在這三個誘因下,再有錢的人也會偷。偷的主體通常有重量,例如番薯。偷番薯是將一個不屬於自己的番薯據為己有。但甚麼是偷情呢?若說偷情是將一段不屬於自己的情據為己有,這句話不成立。情不像番薯,番薯據為己有後你可以為所欲為,例如將之急凍,放在夾萬,當然更可以食了它。情,不能一廂情願,不能強搶,不能保鮮,是不能受控制的,如此就沒有據為己有的可能了。情既不能據為己有,又可來偷?偷情之所以那麼引人入勝,千萬人樂此不疲,正因為偷情既可享受到偷所帶來的免費,刺激,和成功感,又沒有偷的罪惡感。

偷情

Posted by on 29 三月 2010 | Tagged as: 小城大事, 散文, 浩氣

若你發現某人在萬寧偷避孕套,你可以報警,因你 see something; say something,警隊隨時會頒個好市民奬給你回家辟邪擋煞。但若你發現某人偷情,你報警,警察會當你發神經。對於偷情,大家傾向隻眼開隻眼閉,不要說「寧教人打仔莫教人分妻」這會吃人的智慧,你以為他偷情咩?他可能是分了手離了婚無通知你,也可以是兩人在LA註冊無記召你,甚至可以是性取向改變了無飯局你,不一而就,總之真的假得了,假的真得了,明未?偷情不一定有姦情,隨非捉姦在床,某人偷情與否全是你一己的主觀判斷,不知就裡四處分享「個人見證」,隨時被同儕升呢做八號公公婆婆,何必呢?情這東西大家知她存在,但就偏偏捉不到,睇不見,像空氣一樣。你告發人偷情,不如告發人偷空氣更實際。

最聰明的即食麵煮法

Posted by on 12 十月 2008 | Tagged as: 小城大事, 散文, 浩氣

我已經忘記了第一次煮公仔麵是那一年,應該是小學。即食麵中我最愛出前一丁的原味,每當煮好之後在湯面上唧上那附送的麻油包,麻油香味和湯的香味溶為一體,單單想起,口水也流出來。

但煮即食麵有三個難度,第一要快,第二麵是爽,第三湯的濃度要適中。從前母親煮公仔麵,喜歡過冷河,不知何故,麵總是煮得過熟。後來到我自己煮,我的方法是清水,湯粉,和麵同一時間放入煲中,水滾後收火,然後把麵打鬆,焗一陣就食。這個方法有兩個好處,一是快,二是麵會爽,但很多時候湯太淡或太濃,所以從前煮公仔麵,一定要用死同一個煲,如果煲的型狀一改,或同一時間要煮幾個麵,立即失水準。

最近學識一個新煮法,既快捷,又靈活。這個方法講出來其實一字咁淺,就是先把麵煮熟(生一點,熟一點,過不過冷河隨自己喜好),然後把麵放入湯碗中,再加入湯粉攪渾(濃一點,清一點,隨自己喜好),最後倒滾水在湯碗內,大功告成。

這個方法最適合同一時間要煮幾個人的麵,而每人的口味(包括湯味)和食麵的分量都不同的時候。

此方法由J&C提供,謹此鳴謝。

Am I Boring?

Posted by on 10 十月 2008 | Tagged as: 小城大事, 情非得已, 散文, 樓上來的聲音, 浩氣

我寫BLOG最主要是給自己,因為寫得出來,思想就會較清晰。不過太太說我的題材悶,無辦法,因為我想不清的東西,十之八九都是正經的政經事,是要講邏輯的議論文,悶是其本質,改不了。但唔政經的東西也可以是好野,事實上無論我怎樣寫,怎樣想,世界還是這樣轉,太陽還是由東方升起,未來的政治,濟經,和道德問題,我都是摸不透改不了的,但如果一些文字可以另人會心一笑,價值可能更高。最近股市大瀉,我也想休息一下,寫一些散文散心。

前陣子,馬仔的【我的低能之道】很紅,結婚時老朋友又送我四本倪匡散文集,而我自己喜歡讀聖經,因而想出三個題材,為了有趣一點,以三首我歡愛的歌曲為名:

  • 小城大事
  • 情非得已
  • 樓上來的聲音

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我寫散文還是給人悶的感覺,太太,你只有認命嫁了一個悶老公吧。